<form id="onzrc6"><optgroup id="onzrc6"></optgroup><ins id="onzrc6"></ins></form><dfn id="onzrc6"><legend id="onzrc6"></legend><pre id="onzrc6"></pre></dfn><address id="onzrc6"><label id="onzrc6"></label></address><label id="onzrc6"><table id="onzrc6"></table><blockquote id="onzrc6"></blockquote><ins id="onzrc6"></ins></label>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爲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01
                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爲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來源:澎湃新聞
                02因爲《人間喜劇》,小說成爲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

                今年是巴爾紮克誕辰220周年。他被人們稱爲“現代法國小說之父”,筆下的《人間喜劇》不僅讓小說成爲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讓其成爲一種世界的文學類型。

                02
                因爲《人間喜劇》,小說成爲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

                今年是巴爾紮克誕辰220周年。他被人們稱爲“現代法國小說之父”,筆下的《人間喜劇》不僅讓小說成爲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讓其成爲一種世界的文學類型。

                來源:文彙報
                03角田光代:幸福是一條上坡路

                由于女性獨特的敏銳,經由參與家庭的構建,感受到了新時代的考驗:教養子女若按照他人需要的意義、愛和認同,她們既無法確認自己作爲“人”的意義,也無法感受到“完美小孩”與自己情感層面的聯結,這個時候應該怎麽辦。這是我所認爲的,角田光代小說的意圖:幸福永遠是一條上坡路。

                03
                角田光代:幸福是一條上坡路

                由于女性獨特的敏銳,經由參與家庭的構建,感受到了新時代的考驗:教養子女若按照他人需要的意義、愛和認同,她們既無法確認自己作爲“人”的意義,也無法感受到“完美小孩”與自己情感層面的聯結,這個時候應該怎麽辦。這是我所認爲的,角田光代小說的意圖:幸福永遠是一條上坡路。

                來源:文學報|張怡微
                04 加缪逝世60周年: 在上了光的紙上固定一個生命的四分之一秒

                1960年1月4日,法國作家、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加缪與友人乘車前往巴黎的途中遭遇車禍,不幸身亡。今日正是他逝世六十周年紀念日。譯林出版社最近推出了新版的《孤獨與團結:阿爾貝·加缪影像集》,由加缪女兒卡特琳娜·加缪親自整理、編寫,收錄了加缪的珍貴私人照片、手稿、海報等資料。

                04
                加缪逝世60周年: 在上了光的紙上固定一個生命的四分之一秒

                1960年1月4日,法國作家、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加缪與友人乘車前往巴黎的途中遭遇車禍,不幸身亡。今日正是他逝世六十周年紀念日。譯林出版社最近推出了新版的《孤獨與團結:阿爾貝·加缪影像集》,由加缪女兒卡特琳娜·加缪親自整理、編寫,收錄了加缪的珍貴私人照片、手稿、海報等資料。

                來源:澎湃新聞|【法】卡特琳娜·加缪 馬賽爾·馬哈瑟拉  
                薩拉馬戈《失明症漫記》:疫情視野下的痛與愛

                借助失明症,薩拉馬戈創造出一個可以取而代之的“現實”,讓人們睜開眼去看,讓人們懂得如何去“看”。小說中不乏對人性灰暗、制度冷漠等現實問題的複刻,但結局也預示著,以愛與互助爲代表的公社精神,可能是人面對災難的唯一共存方式。

                來源:文藝報|呂婷婷2020/2/21
                重讀《鼠疫》:在荒謬和無助中重拾希望

                《鼠疫》中的裏厄的形象,使小說中的精神特質遠離了虛無主義,正像諾貝爾頒獎詞中所說:加缪“以嚴肅而認真的思考,重新建立起已被摧毀的理想;力圖在無正義的世界上實現正義的可能性。這些都早已使他成爲一名人道主義者。”

                來源:“北京大學出版社”微信公衆號|吳曉東2020/2/13
                “輕描淡寫”:紮加耶夫斯基論藝術與人生

                縱觀紮加耶夫斯基的作品,有一條主線貫穿始終,那就是:以對不合理社會制度與秩序的反抗始,到與世界和上帝的和解終。事實上,這一條主線也體現了曆史悠久、源遠流長的波蘭詩歌文化傳統。

                來源:文藝報|楊靖  2020/2/10
                作爲隱喻的疾病——世界文學中的瘟疫書寫

                “疾病是生命的陰面”,蘇珊•桑塔格在她《疾病的隱喻》一書的引子中寫道,“是一重更麻煩的公民身份。”接下來她說,“我的觀點是,疾病並非隱喻,而看待疾病的最真誠的方式——同時也是患者對待疾病的最健康的方式——是盡可能消除或抑制隱喻性思考”。

                來源:當代作家評論(微信公衆號)|李浩2020/2/8
                《厄普代克短篇小說集》:“賦予庸常生活以其應有之美”

                我感覺自己好像在那個屋子裏一個煙盒接一個煙盒地收拾著某種煙一般遍地缥缈彌漫的東西,我在那裏唯一的職責就是描寫原原本本向我呈現出來的現實——賦予庸常生活以其應有之美。

                來源:中國作家網|厄普代克  2020/2/3
                《金魚缭亂》 :那些穿透歲月的隱秘熱情

                《金魚缭亂》收入了日本傳奇女作家岡本加乃子(1889-1939)的八篇短篇代表作品。這些擁有久遠歲月質感的故事在加乃子細膩唯美而飽含生命力的筆觸下猶如黑夜中倏然綻放的夏日花火,驚豔短暫,就此成爲印刻在人心上的不能相忘。

                來源:北京晚報|費斌妍2020/2/3
                《遺失的靈魂》:關于雙重性,遺失靈魂的人

                我在讀長篇小說時,往往像小孩玩積木,忍不住會“拎”出其中一個片斷,當成小小說,托卡爾丘克和卡夫卡的長篇,輕易地讓我“拎”出好多篇,還獨立成篇,不失爲一種閱讀的樂趣。

                來源:文學報|謝志強   2020/1/18
                《到婚禮去》:伯傑筆下的婚禮哪年舉行?

                當二十世紀列車骎骎行駛到世紀末,那個十四歲小夥子約翰·伯傑(John Berger, 1926-2017,又譯約翰·伯格)早已是著名作家,六十九歲寫成一本以時間爲母題的小說To the Wedding(1995)。他同樣透露給讀者一個日子:妮農(Ninon)的婚禮會在“六月七號,禮拜五”舉行。我因爲翻譯《到婚禮去》記住了這個日子。

                來源:澎湃新聞|鄭遠濤  2020/1/14
                “人人都愛馬洛”:雷蒙德•錢德勒及其偵探小說

                正如他的代表作《長相別》所谕示的,在極其完滿的意義上,雷蒙德·錢德勒是一個無法告別的文學神話。倘若事關文學與經典,抑或事關閱讀與暢銷,偵探小說是一個繞不過去的類別。若論及偵探小說與傳世神話,阿瑟·柯南·道爾和他創生的神探福爾摩斯亦非可以繞得過去的話題。

                來源:法制日報 | 蕭曉紅2020/1/10
                重讀塞林格:他最後的堡壘叫“天真”

                談論塞林格能提醒我們,讀者之間對偉大文學的理解是多麽不同,而我們想給偉大文學下定義的時候又是多麽捉襟見肘。即使我們把標准降到幾乎肯定錯誤的底線——能讓你覺得它是在寫你就是好書,也沒多大幫助,因爲這樣的邏輯幾乎就把《麥田》鎖進了“青春文學”的書櫥,至少我不願跟一個完全跟霍爾登心心相印的成年人商量什麽是偉大小說。

                來源:文彙報| 陳以侃  2020/1/8
                斯坦貝克《人鼠之間》:仍有人仰望星空

                對約翰·斯坦貝克來說,無論貧富貴賤,人性和生活都同樣複雜難明,但即使是被侮辱被損害的存在,生命中也仍有良善微光在閃動,教人堅持在黑暗中能夠繼續前行。這一點光朝著希望的方向,只有希望不複存在,它才會在絕望中消融。

                來源:文藝報|徐展   2020/1/8
                阿裏·哈吉裏《陽光之路》:“中國曆史和文化令我著迷”

                《陽光之路》是以曆史事件鄭和下西洋爲基本依據創作的小說,篇幅不長,但情節生動、耐人尋味。作者講述了鄭和率領船隊到達阿拉伯半島,接洽各國要人和貿易代表,最後搭載各國使節途經印度、錫蘭、巴厘島等地回國,參加在北京紫禁城舉行的隆重典禮的故事。

                來源:人民日報|韓曉明  2020/1/5
                加載更多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