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onzrc6"><optgroup id="onzrc6"></optgroup><ins id="onzrc6"></ins></form><dfn id="onzrc6"><legend id="onzrc6"></legend><pre id="onzrc6"></pre></dfn><address id="onzrc6"><label id="onzrc6"></label></address><label id="onzrc6"><table id="onzrc6"></table><blockquote id="onzrc6"></blockquote><ins id="onzrc6"></ins></label>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爲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01
                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爲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來源:澎湃新聞
                02趙南柱:原來我也是金智英

                面對中國讀者的追捧,趙南柱開心又感動:“在韓國有這樣一句話:‘希望我們可以成爲對方的勇氣和星光。’我也希望在未來我們一直爲對方的勇氣加油鼓勁,成爲對方的星光。”

                02
                趙南柱:原來我也是金智英

                面對中國讀者的追捧,趙南柱開心又感動:“在韓國有這樣一句話:‘希望我們可以成爲對方的勇氣和星光。’我也希望在未來我們一直爲對方的勇氣加油鼓勁,成爲對方的星光。”

                來源:北京青年報
                03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寫小說就是在成年時代給自己講童話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她敘事中的想象力,充滿了百科全書般的熱情,這讓她的作品跨越文化邊界,自成一派。

                03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寫小說就是在成年時代給自己講童話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她敘事中的想象力,充滿了百科全書般的熱情,這讓她的作品跨越文化邊界,自成一派。

                來源:中國副刊 
                04 “荒謬”的加缪,“局外人”的加缪,鄉愁濃烈的加缪

                當加缪思考塵世的時候,死亡也會以哲學的方式被談起。通過對日常事件的抽象,自然而然地引向唯一的大問題前面,“世上只有一種自由,那就是不要和死亡作對。”加缪如是說。

                04
                “荒謬”的加缪,“局外人”的加缪,鄉愁濃烈的加缪

                當加缪思考塵世的時候,死亡也會以哲學的方式被談起。通過對日常事件的抽象,自然而然地引向唯一的大問題前面,“世上只有一種自由,那就是不要和死亡作對。”加缪如是說。

                來源:深港書評(微信公衆號)|林頤 
                兩部歐美版中國文學史之比較

                作爲漢學研究分支之一的中國文學史研究,日本早在20世紀初葉即已問世多部相關著作,歐美雖然時間上後于日本,卻後來居上,21世紀初的歐美推出了頗具影響力的超百萬字的中國文學史著作,這就是《哥倫比亞中國文學史》和《劍橋中國文學史》(以下均以《哥》本《劍》本簡稱)。

                來源:文彙報|徐志嘯     2019/12/2
                納吉布·馬哈福茲:阿拉伯小說巨匠

                馬哈福茲是迄今爲止,惟一摘取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阿拉伯作家,被譽爲“阿拉伯小說巨匠”。馬哈福茲博物館是一棟兩層高的小樓,位于塔布裏塔街深處,街邊商鋪林立,行人熙來攘往。博物館設在這裏,既在情感上與開羅當地民衆“零距離接觸”,又符合作家的人生履曆、成長背景、創作特征、情感脈絡和心路曆程。

                來源:人民日報|黃培昭2019/12/1
                不只是簡·奧斯汀,還有她們改變了歐洲文學史

                《不只是簡·奧斯汀》一書揭秘與簡·奧斯汀、勃朗特姐妹同時代的七位歐洲傳奇女作家的故事。她們之中,有人在監獄中寫作,有人是愛倫·坡的先驅,有人以單身女性的姿態找到一席之地……該書作者謝莉·德威斯關注女性寫作,更關注這些女作家的人生尋路之旅。

                來源:文彙報|[美]謝莉·德威斯 著,史敏 譯  2019/11/29
                家法亦爲法:再談卡夫卡百年家書《致父親》

                寫于1919年的家書《致父親》中,由父親制定並實施的“家法”似乎是卡夫卡一生痛苦的根源,這些本爲教育子女的規矩在父親那裏俨然成爲了一套分類嚴明、巨細無遺的“法律”。而作爲這套法律的主要約束者,卡夫卡注定要用一生去感受它的冷酷。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呂威  2019/11/26
                “垃圾”之城:近現代英美詩歌中的文明反思

                生態中的共存是沒有“這裏”和“那裏”、“自我”和“自然”的界限的。在漫長的曆史進程中,“自然”這個詞代表著一種空間想象,它或者是我們肆意放置生活廢物的垃圾場,或者是我們在想象中彌補過錯的伊甸園。

                來源:光明日報|陳浩然2019/11/21
                冰島人的薩迦故事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薩迦是中世紀冰島留給世界的講故事的獨特遺産。它們的題材和廣度十分驚人,涵蓋浩瀚的地理、曆史和人文領域。薩迦緊張激烈的敘事即使削去枝葉,也足以媲美希臘悲劇、莎士比亞喜劇或好萊塢的史詩巨制。

                來源:澎湃新聞|[英]埃莉諾·羅莎蒙德·巴勒克拉夫 2019/10/19
                《夜的命名術:皮紮尼克詩合集》:以生命作爲詩歌的獻祭

                她的生活經驗轉變成了一種對語言的探索,其中創作的欲望和生還的需求合二爲一。皮紮尼克對語言本質及其可能性的革命性洞察,同樣激發了一位年輕女性對文學的熱愛,這股熱情指引著她,使她下定決心成爲一名作家.

                來源:澎湃新聞|高丹  2019/11/18
                遠藤周作:人們究竟渴求著怎樣的愛與救贖?

                近日,遠藤周作長篇小說《死海之濱》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對于中國讀者而言,遠藤周作的名字並不陌生。此前他已有《沉默》《深河》《海與毒藥》《哀歌》等作品被陸續引入國內。《死海之濱》是繼姐妹篇《沉默》結束7年後遠藤又一部對宗教與信仰、神性與人性進行深刻探討的砥砺之作。

                來源:文藝報|宋聞   2019/11/15
                塞薩爾·艾拉:在真實與虛構之間

                翻譯了幾部阿根廷當代作家塞薩爾·艾拉的小說,閱讀了一些關于他的生平、創作經曆、作品評論和分析的西班牙語資料,感覺有些想法應該提供給我們的讀者,希望能夠幫助中文讀者理解他的創作思想、藝術手法和題材的選取。

                來源:文藝報|趙德明 2019/10/15
                奧茲:小說的開頭是作者和讀者之間的某種契約

                一度我曾以爲此書完成于奧茲創作最成熟的時期,否則何以如此駕輕就熟,縱橫捭阖,鞭辟入裏。轉而又想,奧茲如日中天之後,他又怎麽會再有閑暇慢慢論說那些斑駁而斑斓的開頭呢,盡管他是那麽喜歡它們。于是,讀《故事開始了》就仿佛是走在一道長長的走廊上。那長廊時而通透,時而曲折,卻無限地深遠。

                來源:文學報(微信公衆號)|趙玫 2019/11/13
                馮尼古特作品裏的四重美妙

                在一本書中,馮尼古特引用了作家雷納塔·阿德勒的話——作家即厭惡寫作的人。這是一句有趣的話,也像是一種預言,正如好多作家都搞不清自己爲什麽寫作一樣,他們將愛施展于寫作之中,而不是施展于厘清寫作的目的。當事情想得過于明白,目的說得過于漂亮,行動便缺少了能量,這對寫作來說恐怕是一種糟糕的體驗。

                來源:深港書評(微信公衆號)|劉立堯 2019/11/12
                卡夫卡與少女 他像一只文學界的螳螂

                卡夫卡生前是一個小公務員,死後成爲衆多文學青年的偶像,他們自內而外模仿卡夫卡,像信徒朝拜上帝一樣虔誠,而卡夫卡也有自己虔誠的對象,那就是文學本身。永恒的文學,就是卡夫卡的聖經,爲了這本《聖經》,他可以獻祭自己。或許,終其一生,卡夫卡只有一個真正的戀人,那就是文學。

                來源:北京青年報|宗城 2019/11/8
                薩特的晚年 漫長青春期的告別儀式

                對于經過80年代的人來說,薩特是個邁不過去的名字。薩特的思想如此完美地滿足了開放時代的全部需求:迷茫而不失熱情,苦悶卻不乏行動,忠于自我,卻飽含人間情懷。

                來源:北京青年報|唐山  2019/11/8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