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uyq1sg"><small id="uyq1sg"></small><b id="uyq1sg"></b><dt id="uyq1sg"></dt><del id="uyq1sg"></del><big id="uyq1sg"></big></th><pre id="uyq1sg"><legend id="uyq1sg"></legend><center id="uyq1sg"></center></pre><ul id="uyq1sg"><kbd id="uyq1sg"></kbd></ul><noscript id="uyq1sg"><address id="uyq1sg"></address><button id="uyq1sg"></button><em id="uyq1sg"></em><i id="uyq1sg"></i></noscript><strong id="uyq1sg"><ins id="uyq1sg"></ins><tbody id="uyq1sg"></tbody><big id="uyq1sg"></big><tr id="uyq1sg"></tr><noscript id="uyq1sg"></noscript></strong>
      1. <i id="d2oo5f"></i><legend id="d2oo5f"></legend><dl id="d2oo5f"></dl><form id="d2oo5f"></form><span id="d2oo5f"></span>
        作家網齐鲁彩票开奖查询

           “眼前的稻浪,還有稻浪裏的勞苦,正是我想要在余生裏繼續膜拜的兩座神祇:人民與美”。李修文的首部散文集《山河袈裟》,于平凡個體的最樸素之處,頌盡生命的轉折與遭遇,誰知毀滅後的徹悟,不是皈依自我的重生?山河過處,芸芸衆生,在作者筆下無一不是或靜水流深,或起伏跌宕的靈動篇章。文學的雙眸,正是要關注這些在暗處被遮蔽的看似悄無聲息的力量,那些詩性與禅意並存的筆墨,給幹涸的心靈以潤澤與撫慰。所謂人民,既是他者,也是你我,更是百千有生皆苦的親曆者。這趟閱盡山河困頓的文字之途,亦是每一靈魂自省般的發問:窮途末路之處,是否得見柳暗花明……

        馬林霄蘿:與山河困頓作戰

        李修文歌頌的並不是黑暗,而是面臨人生黑暗之時沒有倒下的人,是與山河困頓作戰的人。不僅是他筆下的人,更是他自己。在身體深處的某個角落掙紮、修行、頓悟,然後涅槃,打破山河困頓,達到自如的真境界。金剛怒目,菩薩低眉,來日大難臨頭渡盡劫波,在命運由暗複明之後,在大徹大悟山高水長之後……[詳細]

        唐娒嘉:困頓的正信,最苦的修行

        這樣一部浸淫了人間寒暑、人心冷暖的作品集,不是一個個零碎片段的斷篇殘想,它更像是作者一路修行,靠腳掌丈量出的世道人心。它娓娓道來、毫無雕琢,自然樸質得融爲一體。它截取了無數人生場景中的大小場面……[詳細]

        賀嘉钰:當遭逢成爲琥珀——讀李修文《山河袈裟》

        李修文的散文,還有著詩的底子。這不僅因爲他珍藏著一些詩人與他們金子般的句子在人生的艱難處擺渡,還因爲,他的言說本身,那些日常裏傳奇般的遭逢使散文在暈上小說氣息的同時,更成爲著長詩。他特別會講故事,但更善于收納和擺放細節,他目睹生活中炸裂的瞬間,也收藏生命裏開花的時刻,他縱容該炸裂的炸裂還給它一把火,溫柔該開花的開花還掐給它好的時節。凡此種種,你若是也曾曆經,它便喚醒你“命運共同體”的歸屬感,在文字裏認一處故鄉,是閱讀散文豐盛的報償……[詳細]

        陳媛:冥思與哀恸之詩——讀《山河袈裟》

        細讀文集,會發現現實是作家基本的出發點,而介入現實是他思考的姿態,強調對現實的審視與反思。這種現實關注,主要通過對生命和存在的關注來實現。通過展示生死、無常、虛無等不同方面對人的異化,散文成功實現了對現實問題的審視與反思。《窮親戚》中小表妹爲了擺脫流水線而自殺,遠方“鄂爾多斯”便成了她生存的念想,終于到達後卻發現終歸是場騙局,現實的殘忍終于使她嚎啕大哭。而也正是赤裸的現實,使小表妹認識到傷痛是最平常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什麽過得很好的人,也根本不存在什麽過得很好的生活”,生來即苦,清醒下來,唯有在一次次與現實的抗爭中永不屈服的生存……[詳細]

        韓曉雲、李紅:最動人處是無望

        文字的觸感在生活細微處延伸,這種美,正是年老的婦人在火車上說的那句:“這景色真讓人害羞,覺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連話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了。(《羞于說話之時》)”當作者寫到電信臨時工老路找“我”借書時,在書房裏不是碰翻桌子上的茶杯,就是褲兜裏的鑰匙掉出來,他的慌張,只是因爲他是“無論坐在什麽地方都被拒絕的人”。在文字與生活的細微之處,我們驚覺打撈著人性的良善與無奈,局促而慌張,無處安放的失意者,正是這生活中時時上演卻屢屢被人忽略的細節成爲喚起讀者共鳴與感動的重要因素……[詳細]

        李辰:“失敗者”讀“失敗之書”

        《夜路十五裏》開門見山地定義了一位“失敗的小說家”,作者不吝用“廢人”這樣的詞來形容他的無能。中國的讀者容易從爛大街的情節設計中提取無聊的美滿,藉以愈合內心深處對于失敗的本能恐懼,李修文卻把額爾古納河邊一場似乎是命中注定的邂逅寫成了悲劇,這裏的失敗甚至是一種宿命——想必今日大江南北諸多永遠活在失敗裏的所謂“單身狗”們對此亦深有體會。可體會歸體會,有誰會狂熱著喜歡赤裸裸地自掐其肉,把失敗狠狠地捏在發皺的皮膚表面的感覺呢?恥辱是一種習慣,作爲一介“叛徒”,他“在理當閉上眼睛跳向火坑的時候,他未能忠實于火坑”;他的失敗源于他的不忠……[詳細]

        李亞祺:距離與彌合的表征

        現代社會一切的變動和複雜的現象以及解不完的現象之謎底之外,文字恰恰能提供某種可感的永恒人性。如何穿透變的現象,達到某種“可感”的不變,如何在網絡時代的工具理性之外尋找到情感的形而上表征,而又能真實的將它們紮根于這土地,此時的我們需要一種言說曆史的理想方式,更需要一種審美的洞見。李修文會成爲一個終身的作家,在于他對個體與時代之間的裂隙的把握,更在于他對個體身上閃光之處的細微洞察。這不同于精英立場的文學態度,而是一種探究文學與我們的時代之間的關系的思辨。而這樣的思辨固然是令其自身痛苦的追問——對自己也對所有人。然而,如若沒有這層思辨和追問,精英式的剛愎自用也往往也成爲文學最大的限制……[詳細]

        任龍:對靜默加以言說——《山河袈裟》讀後感

        作者寫雪地之美好,寫法事之隆重,然而他所關注的焦點卻並不是景色本身,而是這些景色帶來的感受和啓示。雪景使得與作者同車的一位老婦人感動得流下淚來,她說道:“這景色真是讓人害羞,覺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連話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了。”這句話給作者留下了極爲深刻的印象,他“記了幾十年”,因爲正是這句話表達出了景色所帶給人的東西——靜默。美景使人感到羞于說話,作者想告訴我們的是,在人生中的很多重大時刻,語言是沒有用的,人們能夠做到的只有默不作聲地去敬畏那些美好與莊嚴。就像越南的那場法事,在上百袈裟之中,作者看到的是靜穆、是崇高,在這樣的情形下,語言是蒼白無力的,剩下的唯有靜默……[詳細]

          中國作家網“新作·銳見”專題致力于推薦當代作家重要新作,發現培養文學評論人才,傾聽讀者對作家作品的真實評價,歡迎廣大讀者參與。如果您對李修文《山河袈裟》有獨到見解,請于5月1日前投稿。
          下期我們將推出對張怡微《細民盛宴》的評鑒。如果您感興趣,請于5月13日前投稿。
          稿件字數在1000—5000字之間,中國作家網將擇優發布,優秀稿件提供稿酬。投稿郵箱:zgzjw3@163.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