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BIBF:多部當代文學作品實現版權輸出

來源:澎湃新聞 | 高丹  2019年08月22日15:31

8月21日,第26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暨第17屆北京國際圖書節在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開展,書展首日,各個出版機構舉辦了一系列的活動。

第十屆茅獎作品走向海外:人民文學出版社《牽風記》《應物兄》版權推介

近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揭曉,在五部獲獎作品中,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牽風記》和《應物兄》也名列其中。8月21日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開幕當天,人民文學出版社召開最新茅獎作品《牽風記》和《應物兄》版權推介會,也吸引了多家海外出版社和版權代理機構到場。

《牽風記》是軍旅作家徐懷中先生以1947年晉冀魯豫千裏挺近大別山爲曆史背景的一部戰地浪漫故事,小說以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方式描寫戰爭,探尋戰火中的愛戀與人性。另一部獲獎作品《應物兄》,是作家李洱曆時13年潛心寫作,創作出的一部標志著作家知識主體與技術手段的超越之作。以“應物兄”這個似真似假的名字,這個也真誠也虛僞的人物,串聯起三十多年來知識分子群體的活色生香的生活經曆,勾勒出了他們的精神軌迹。

人民文學出版社積極拓展版權輸出的渠道,推動茅獎作品“走出去”,目前已有《冬天裏的春天》《白鹿原》《古爐》《推拿》等茅獎作品走出國門,被譯介到英國、法國、意大利、日本等十多個國家。第十屆茅獎作品公布後,人民文學出版社更是積極與海外各出版社進行合作。此次新晉茅獎作品推介會上,黎巴嫩Cedar出版社(數字未來出版集團旗下)與人民文學出版社簽署《應物兄》《牽風記》阿拉伯語版權協議;土耳其阿克代姆(Akdem)出版社與人民文學出版社簽署《牽風記》土耳其語版權協議, 英國查思出版公司的馬修·基勒 Matthew keeler 與人民文學出版社簽署《牽風記》英文版權協議。除此之外,另有多家海外出版社和版權代理機構亦抱有濃厚興趣,將進一步洽談版權合作事宜。

余華、葉兆言、蘇童、魯敏作品出版土耳其文版

譯林出版社在第26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舉行了余華、葉兆言、蘇童、魯敏作品的土耳其文版發布儀式。曆時四年,呈現了八部作品:《在細雨中呼喊》(余華)、《花影》(葉兆言)、《別人的愛情》(葉兆言)、《我們的心多麽頑固》(葉兆言)、《另一種婦女生活》(蘇童)、《六人晚餐》(魯敏)、《牆上的父親》(魯敏)、《此情無法投遞》(魯敏)。

近年來,隨著我國文化“走出去”步伐加大,譯林社輸出和引進並重,致力于將當代中國優秀的文化、文學和社科作品推介到世界各地,作爲一家文學藝術類出版社,譯林社代理了許多作家作品的海外版權,利用其多年積累的海外版權渠道,向各國出版界大力推介這些優秀作品。

2016年初,土耳其卡努特國際出版公司的社長克齊澤拜訪譯林出版社時,譯林向他重點介紹了余華等四位重量級中國作家。他把資料帶回國後,開始了認真的調研,幾個月後,克齊澤表示願意購買這四位作家的作品,並在當年的北京書展上與譯林社舉辦了簽約儀式。此外,譯林出版社今年還與土耳其四大出版巨頭之一的紅貓出版社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設立了土耳其第一家中土出版中心,這將會帶動更多中國文學、社會科學、經濟科技著作進入土耳其讀者的視野。

葉兆言也在現場談道:三年前,魯敏曾暢想我們的這些書能夠“日夜兼程、跨越千山萬水”,抵達連接歐亞大陸的十字路口土耳其,“擺到土耳其的大小書店,進入土耳其讀者的書房、擺在他們的床頭”。這個想象太美好,太有詩意,當然,也難免有點天真。

葉兆言說:“四十多年前,我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讀過一本土耳其作家的小說,叫《我們心中的魔鬼》,作者的名字忘了,可是小說男主人公阿梅爾的名字,卻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在我的閱讀生涯中,這本書曾經悄悄地影響過我,它所起到的作用,一點也不亞于中國古代的那些經典文學名著,《我們心中的魔鬼》拓寬了我的世界文學視野。與土耳其文學一樣,中國文學也希望並且渴望成爲世界文學的一部分。文學的本義,就是爲了讓人類的共同願望得到交流,就是爲了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了解。文學是一座橋梁,它連接了作者和讀者,連接了曆史和未來。我們的作品能夠被選中,能夠在土耳其出版,這是件非常幸運的事。”

簽約儀式

“故事溝通世界——阿來對話30國漢學家”

繼去年余華對話三十國漢學家之後,今年由作家阿來對話三十國漢學家,活動主要圍繞阿來新書《雲中記》展開。

阿來在開場發言中表示自己也是個“譯者”,從事文學寫作三十年來,每一次寫作實際上也經曆了一次翻譯的過程,從藏語方言,到藏語普通話,再到漢語普通話,這也是在腦海中的一個翻譯的過程。他談到,很多讀者說,我的作品中有一些普通話中不常見的表達,比如“願你面前的道路是筆直的”。這句是藏文中的一種祝福方式。因爲西藏多山,道路大多彎彎曲曲,很少有筆直的道路。人也一樣,一生多半坎坷。“願你面前的道路是筆直的”,實際上就是祝願對方,一帆風順。

阿來也表示很多人對西藏有誤解,或是妖魔化、或是理想化。實際上西藏既不是蠻荒之地也不是聖地,它並非天堂地獄,而是人間,和我們生活的其他地方一樣。而從事文學創作的人,則要從黑暗之中尋找光明,從艱難之中發現希望,哪怕世界艱難,也要寫的美好,要去發現人性最偉大的地方。並希望借助漢學家們的翻譯,將這種美好帶給各個國家的人。

隨後青年漢學家代表吉來與哈利德分別對閱讀、翻譯阿來作品的感想進行了發言。土耳其漢學家吉來說:“土耳其也是處在地震帶上的國家,這也是我想翻譯《雲中記》的原因之一。土耳其在1999年也經曆過一場大地震,因此土耳其讀者也很可能對《雲中記》感興趣。中國近些年來快速崛起,但很多國家的人對中國缺乏了解,只知道它的崛起,但不懂它的人情。我希望明年完成《雲中記》的翻譯工作。”

翻譯過阿來《蘑菇圈》的突尼斯漢學家哈立德說自己一個月前開始翻譯《蘑菇圈》,當發現阿來對故鄉山水的依戀時,感到非常有共鳴。因爲自己也是農村長大的,對故鄉有特殊的懷念之情。

阿來也在現場回應了各國漢學家們的問題,如面對芬蘭漢學家勞諾的“你的作品已經被20多國譯者翻譯,請問如何看待文學的海外影響力?”的問題,阿來回答:“歌德提出概念:世界文學。隨著全球化的過程。中國從五四時期的拿來主義以來,一直在學習世界各國。如今,是要寫出足夠好的水准,輸出到世界,讓世界了解中國文化。而且中國文化不是單一的,是多元的。它有內部多樣性。這時候,我們要不斷進步,寫得更好。”

“講述扶貧故事,中國出版在行動”

2019年是全國脫貧攻堅工作全面沖刺的一年,出版界同仁也積極響應,推進相關工作的開展。8月21日,中國出版集團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BIBF)上舉辦“講述扶貧故事,中國出版在行動”發布會,這是中國出版集團也是BIBF的首個扶貧發布會。

會上,中國出版集團發布了加大幫扶力度的十二項措施,突出“扶智”“扶志”特色;同時,依托出版業的行業優勢,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社發布“鄉村振興與扶貧扶智”書單,如《雪蓮花》,《脫貧攻堅前沿問題研究》等,都有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擺脫貧困的務實舉措和理性思考,也有用無悔青春奉獻邊疆貧困地區的動人故事。除此以外,對外講述中國扶貧故事也是今年的一大亮點。活動期間,研究出版社社長趙蔔慧與黎巴嫩蒂法福出版社總經理巴沙爾·沙巴魯等簽署《人類減貧史上的中國奇迹》阿拉伯語版權輸出協議,展示中國扶貧改革的具體實踐,具體舉措和成功經驗。

8月21日,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也在中國出版集團公司展區內舉辦了《轉折年代》《向開國領袖學習工作方法》韓語版暨《中華文明的核心價值》阿拉伯語版、烏爾都語版新書發布儀式。

《中華文明的核心價值》是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陳來以國學視角闡述中華民族傳統價值觀及民族特點形成的哲學淵源的學術著作。自2015年出版以來,該書版權輸出語種達到20個,已出版14個版本,包含英語(施普林格版)、英語(以色列版)、俄語、白俄羅斯語、法語、哈薩克語、吉爾吉斯語、土耳其語、印地語、越南語、烏克蘭語、阿拉伯語、烏爾都語、繁體中文。

《轉折年代》《向開國領袖學習工作方法》是三聯書店“金沖及文叢”中的兩種。“文叢”征引了數百種海內外文獻,是三聯書店推廣海外的重點圖書。繼《生死關頭》英語版、泰語版,以及《轉折年代》《向開國領袖學習工作方法》韓語版之後,未來這套叢書還會有越南語、白俄語、哈薩克語等語種陸續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