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忠誠與背叛》的創作初衷:忠誠無價

來源:解放軍報 | 何建明  2019年08月22日08:42

創作《忠誠與背叛》一書已經有七八年了。

小時候我們都看過小說《紅岩》,對“甫志高”這樣的大叛徒印象特別深刻。因爲正是這樣的“大壞蛋”,讓江姐、小蘿蔔頭犧牲了……長大成熟後,再看《紅岩》,特別是當我一次又一次來到重慶紅岩革命烈士紀念館,熟讀那些真實的“紅岩”故事後發現:在“忠誠”問題上絕不那麽簡單,因爲在特殊的曆史背景和環境下,“好人”與“壞人”,其實可能就是一步之遙。

“甫志高”的原型蒲華輔就是這樣一個人:他被叛徒出賣後,經不起敵人的嚴刑拷打,供出了20多位黨內的同志。後來在監獄裏,在同志們的嚴厲斥責和耐心教育下,他痛定思過,猛然覺醒,從此再也沒有當投敵求榮的叛徒,最後被國民黨特務當作“共産黨要犯”槍決。在結束生命之時,蒲華輔是高呼著“中國共産黨萬歲”走向刑場的。然而,書中“甫志高”最終的政治命運是慘痛的:一部小說將其永遠地釘在了曆史的恥辱柱上。而我在《忠誠與背叛》一書中第一次客觀地展現了真實的“甫志高”這段“時而忠誠、時而不忠誠”的悲劇。

在真實的“紅岩”故事中,還有一位“李書記”的故事:他的名字叫李文祥,時任重慶地下黨區委書記。初進敵人監獄時,任憑特務用“老虎凳”、紅火鉗等酷刑摧殘,李文祥堅貞不屈。可是入獄八個多月後,這位被同志們稱爲“硬漢”的區委書記,卻日不能思、夜不能眠,天天哭著喊著要去向敵人投降。爲此,同獄室的共産黨員陳然(小說《紅岩》中陳崗的原型),在多次勸說無效的情況下,不得不以死相逼。這樣勉強挺過了兩個多月,但有一天李文祥還是乘著“放風”的機會,“逃”出了陳然的視線,成爲了一名可恥的叛徒……

縱觀曆史的真實,又讓我看到一種現象:這些叛徒不但難保身家性命,連累家人和同志們,還永遠被後人唾棄。一句話:當叛徒的,沒有一個好下場。這是曆史的結論,也是現實的嚴酷定律。

這也讓我清醒地認識到一個問題:在我們的革命事業和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人對黨、對共産主義信仰,時而忠誠,時而懷疑,或者表面忠誠,言行不一,這樣就很容易在誘惑和考驗中喪失初心和信仰。真實的紅岩故事深深地觸動了我,讓我奮然揮筆寫下了《忠誠與背叛》這本書,目的就是想清楚地告訴我們的同志:忠誠無價,出賣了忠誠,必然走上歧途。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對于共産黨員和革命軍人,只有絕對忠誠,才能永葆堅定的政治定力,在任何誘惑和考驗下站穩腳跟,把正方向,永葆本色。這是文學的啓示,也是曆史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