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金波:清淺之美猶穆穆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張稚丹  2019年08月22日08:20

永葆童心的金波 百度圖片

《金波60年兒童詩選》   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供圖

夏天在椴樹下消失/樹蔭瘦了/樹蔭冷了/夏天在椴樹下消失。

金波的詩,有人會覺得清淺,但這些詩本來就不是給成年人看的。中國作協主席鐵凝寫道:在最單純的形式中蘊含深層意韻,把沉重的打造爲輕盈的,這很難。金波兒童詩主要面對的是幼兒,是還不能自己閱讀的孩子,既要引起他們的興趣,又要賦予意味,啓迪心智,尤其難寫。

從1956年寫第一首兒童詩歌起,金波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小鳥,歌唱了60多年。他的作品多次被收入中小學語文和音樂課教材。直到今天,孩子們還在唱著“藍天藍,像大海,白雲白,像帆船。雲在天上走,好像水裏漂帆船。”2018年,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出版了他的自選集《金波60年兒童詩選》,包括《白天鵝之歌》《螢火蟲之歌》《紅蜻蜓之歌》3冊,共收錄180首。

春夏秋冬四季,雲、湖、月,小鹿、風鈴、花燈,蒲公英、黑螞蟻、野鴨子,在校外變溫和的老師、鬧別扭又分不開的小朋友……金波以兒童的目光觀察自然,用細膩的情感律動觸摸兒童心靈。

7月31日,在現代文學館舉辦的金波兒童詩創作研討會上,兒童作家張之路用優美的語言表達感受:“讀金波的詩,就像行走在布滿鮮花的小路上。走著走著,你就融進了大自然,走著走著你忘記了自己的年齡,像個孩子駕著小船遨遊在花的海洋裏,細雨微風、陽光和煦。”兒童作家白冰表示,金波的兒童詩能讓孩子體會到自然之美、語言之美和情感的力量,學會詩意地生活,保持好奇之心對抗以後歲月中的倦怠與幻滅。

令人費解的是,作爲大學教授的金波,一生卻投注巨大心力爲兒童寫作。記者問他,這是出于興趣還是責任?他回答說:開始是興趣,源于媽媽唱的民間童謠,合轍押韻,好聽易記。長大了,感悟到詩的魅力,就試著創作童謠體的詩歌,其中一部分被譜曲、傳唱幾十年,如《小紅花》《雲》。寫了一段後,就有一種責任心,思考怎麽寫好。兒童詩首先是聽覺的藝術,還要激發思考。一首短短的詩,能夠常讀常新,才是應該追求的高度。

“睜開眼睛看自己,已進入了老年;閉上眼睛看自己,還是個孩子。”滿頭白發的金波今年84歲,因爲身體不好,已入住老年公寓,每天所見所聞都與衰老、疾病、死亡有關。他感謝自己的天性和精神寄托,再一次體會到,兒童文學的寫作意味著童年的回歸,回歸的不僅是童年的單純和樂趣,還有童年的曆史和社會的變遷。向著童年做時間上的穿越是豐富的,厚重的。

其實風並沒有吹過/花爲什麽落下來?

作家曹文軒說,金波用他的詩完美诠釋了詩與哲學的天然關系,證明文學可以收回被哲學遺忘的廣闊主題。他對世界萬物情誼綿綿,懂得文學之善與日常之善的巨大差異。所謂上善,就是看出世界萬物的命運都是需要人用悲憫情懷去關照的。

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說:金波老師的名字讓我想起《漢書·禮樂志》,有句話叫“月穆穆以金波”。這是多美的六個字,月亮是甯和靜谧的,同時又是明亮的,金波就像金色的波浪。我從這句看出兒童詩的境界,明亮、透明,但當夜幕降臨,還有很複雜的調子。他的詩有魔力,能夠讓人過目一下就烙在心裏。比如《花朵開放的聲音》寫道:

我堅信/花朵開放的時候/有聲音。

它們唱歌/演奏音樂/甚至歡呼、喊叫。

蜜蜂能聽見/蝴蝶能聽見/那只七星瓢蟲也能聽見/爲什麽我卻聽不見?

我摘下的鮮花/已停止了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