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劉醒龍:文學激情的體驗與表達 ——中國作家協會“文學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講堂走進延安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李英俊  2019年08月23日23:59

中國作家協會“文學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講堂走進延安

8月19日下午,由中國作家協會、陝西省作家協會、中共延安市委主辦,中共延安市委宣傳部、延安市作家協會承辦的中國作協“文學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講堂在延安市學習書院舉行。湖北省文聯主席劉醒龍作了題爲《文學的激情》的專題講座,並結合具體作品與文學愛好者交流了文學創作中的情感體驗、表達、書寫等問題。來自延安市各區縣的作協會員、延安大學部分師生以及文學愛好者300余人參加活動。延安市作協黨組書記霍愛英主持活動。

劉醒龍作講座

爲人民發聲,寫平常的人與事

劉醒龍在講座中說,越是平常的人與事,越能體現出文學的激情。在他看來,此處的“激情”更多的是一種創作沖動、一種情感的體驗與表達、一種緊貼人物的認同與理解。寫作者要完成創作,必然會和書寫對象建立聯系,只有在面對平常的人與事時,寫作者與書寫對象才有最大可能實現共通互融。他以毛澤東名篇《爲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爲例,認爲其中“村上的人死了,開個追悼會,用以寄托我們的哀思”“我和白求恩同志只見過一面,後來他給我來過許多信,可是因爲忙,我只回過他一封信”“昨天有兩個美國人要回美國去,我對他們講了,美國政府要破壞我們,這是不允許的”等句子樸實、親切、感人。作者也是信手拈來,讓人感覺不到“激情”,因爲此時的“激情”已經消失,寫作者與書寫對象實現了互融。劉醒龍說,名篇之所以是名篇,就在于名篇易懂、明了,人人都能明白。

作爲寫作者,劉醒龍認爲,只有融入時代洪流之中,從社會大衆的日常生活出發書寫平常人平常事,才能寫出讓人民群衆感同身受的作品。文章千古事,激情也好,理性也好,歸根結底是要將自己的位置擺正,無法擺正個人位置,就不可能創作出具有超越性的作品。

現場聽衆認真聆聽講座

親身體驗,寫出的文字才更有力量

一部文學作品,能否打動千千萬萬讀者的心,首先在于作家有沒有親身體驗,有沒有在作品裏傾注全部情感。劉醒龍說,深入現場觀看是一回事,在紙上寫是另外一回事。項羽兵敗垓下,于烏江自刎,這一曆史悲劇引發後世詩人們感慨並寫詩評說。杜牧的《題烏江亭》與王安石的《疊題烏江亭》雖然對項羽敗亡寄予了深切同情,但還是集中在對“曆史事件”的評說上,並未充分發揮和調動寫作者的主體情感,這就造成杜、王兩位詩人與項羽“隔江相望”,難以引發更深層次的情感共鳴。而李清照的《夏日絕句》將愛到骨髓、恨到骨髓、痛到骨髓的生命經曆和情感體驗融入其中,流露出對敗亡的深切體悟。劉醒龍說,結合當時特定的曆史背景與李清照的個人經曆,一句“不肯過江東”,既寫出了對項羽敗亡的惋惜,更寫出了李清照對丈夫趙明誠“不肯”堅守棄城而逃的複雜情感,引人深思。

談及自己創作的一篇散文《抱著父親回故鄉》,劉醒龍講到,“不經曆生死,我寫不出這樣的作品”。《抱著父親回故鄉》涉及生死主題,講述父親葉落歸根,“我們面對生死尤其是家裏親人與世長辭時,産生的那種切膚體驗可以調動感官,一定程度上激發出創作的靈感。”劉醒龍對死亡有如此刻骨銘心的印象,這與“目睹爺爺去世”有關。他提到爺爺去世前的明顯特征是胃口衰敗,由吃飯、吃粥、喝米湯、喝牛奶,到喝葡萄糖,最後打點滴,直到再也打不進點滴。“這個經曆對我來說極爲特殊,我第一次親眼目睹著一個人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這些經曆鑄就的文字,才會充滿文學的力量。”

劉醒龍爲文學愛好者簽名贈書

據悉,中國作家協會“文學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講堂主要面向全國基層文學愛好者,旨在讓文學走出自我陶醉的個人化、沙龍化、邊緣化,更多地走進基層,走進大衆,更多地爲人民服務,讓文學真正起到照亮生活、服務社會的作用。自2016年舉辦以來,全民公益大講堂已開展了27期,在文學界和社會上引起強烈好評與反響。(文/圖   中國作家網記者 李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