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呼兒嘿呦

來源:人民公安報 | 初曰春  2019年08月23日09:09

金牛派出所門前有條河,叫魚鳥河,說寬不寬,說窄不窄,把轄區一分爲二。

趙小剛這會兒正杵在河邊,一本正經地朝對岸扔石子。他身後是待拆遷的礦區家屬院,住的全是下崗礦工和農民;對面是剛設的高新技術産業園,是市裏重點開發的區域,好些個帥哥美女在那裏當白領。

他隱約看到,很多年輕人在寫字樓裏忙忙碌碌,肚子裏的委屈就彎彎繞繞地冒到了頭頂。他手上加了力道,帶了點狠勁兒,好像甩出去的石子全都砸到了大老柳的身上。

他現在有些後悔,當初沒聽家裏人的勸,畢業的時候報考了公安,不然的話,就憑畢業證上那所大學的金字招牌,也能讓自己跟那些白領一樣,風吹不著雨淋不著。幹嗎要來到這個鬼地方受大老柳的氣呢?他難免有些抱怨。

大老柳是所長,軍轉幹部,張嘴閉嘴就是“毛病”和“修理某某”,這兩個詞兒是他的口頭禅。趙小剛覺得他很膩歪人,沒個真本事還成天家舞舞紮紮。

這不,午飯前,大老柳就發飙了,起因是張大嬸家的一只老母雞丟了,趙小剛沒出警。想想就來氣,這一帶的村民總喜歡把雞鴨鵝散養著,說是下的蛋綠色無汙染。這都哪兒跟哪兒啊,破壞了環境不說,還容易引起鄰裏糾紛。他認爲這種警不該出,浪費警力,剛解釋了半句話,大老柳就瞪眼了。

大老柳說,毛病,自己工作沒有做到位,就在這裏指手畫腳。

咱不是講究新農村建設嗎?

廢話簍子,答“到”和“是”就中。

趙小剛還想理論兩句,大老柳把眼瞪得比牛眼還大,冒出句再叽歪就修理你,扭頭走了。

林楠說現在都在學新時代的“楓橋經驗”,大老柳說話你老實聽著就行,幹嗎要找刺激。趙小剛想,你懂什麽啊。結果兩個人也嗆上了,氣得他吃不下飯。

正氣惱著,手機響了,看看來電顯示,趙小剛很不耐煩地接了電話。

到村東頭,三分鍾。是大老柳。

趙小剛跑步前進,到那一看,氣夠嗆。雞找到了,多大點兒事兒啊。不過,他馬上又樂呵了。只剩下一堆雞骨頭,石頭蛋子正噴著酒氣扯著嗓子喊呼兒嘿呦。

石頭蛋子大名叫石磊,有理沒理都能鬧騰半晌,在所裏早就挂上號了,平日裏不幹正經營生,就好一口酒。此時,他正眯縫著小眼睛,滿臉的不在乎。

大老柳,呼兒嘿呦,你喝了酒就呼兒嘿呦,毛病。

石頭蛋子撇撇嘴,捉賊捉贓,你們哪只眼看見我偷雞了,你們叫它兩聲看它答應不。

趙小剛聽著也來氣,看看大老柳,心說你有本事修理他啊。

沒想到,大老柳非但沒急眼,反倒一溜小跑從所裏拎回兩瓶老白幹,然後嘴對著酒瓶子,跟石頭蛋子一塊呼兒嘿呦起來,把白酒喝出了啤酒的氣勢。

喝了沒多會兒,兩個人就稱兄道弟了。石頭蛋子又來了一嗓子呼兒嘿呦,把偷雞的事兒全禿噜了,完事兒,還心甘情願地給張大嬸掏錢賠償了損失。

回去的路上,大老柳也犯了毛病,也扯著嗓子呼兒嘿呦,說小趙子,怎麽樣,這世上沒有我修理不了的主兒。

瞧那德行吧,能把牛吹上天,上班喝酒這是違反紀律。趙小剛跟著嗆了一句。

大老柳眼睛一瞪,說你個傻孩子,我那瓶裝的是白開水。

這時手機上來了條短信,是林楠發的。林楠說別耍小孩子脾氣,食堂裏給留著飯呢。趙小剛肚子裏“咕噜”一聲,得,還真餓了,林姐還是很知心的。

這麽一想,他也忍不住喊了聲呼兒嘿呦。

(作者單位:全國公安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