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民間故事原創繪圖本的出版價值

來源:中國藝術報 | 蘇晶  2019年08月23日09:08

公元13世紀前後,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以雜劇與通俗文學形式盛傳于民間,並衍生出《範丹問佛》這類的“求好運”型故事。全世界“求好運”型異文(類似的故事)有700多篇,中國就有200多篇。在劉守華編著、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一個蘊含史詩魅力的中國民間故事—— “求好運”故事解析》一書中, 《範丹問佛》被他稱爲是“一個蘊含史詩魅力的中國民間故事” ——可是孩子們會喜歡它嗎?這個故事我在小學生的“家長大講堂”上給全班32個孩子講過,當孩子們聽到範丹改變了命運,成家立業,啞女開口,都欣慰地長舒一口氣,孩子們很喜歡這個蘊含大智慧的小故事。遺憾的是,這個故事之前孩子們都沒聽過,孩子們還錯過了很多中國好故事—— 《獵人海力布》 《金雞下蛋》 《智慧鳥》 《茶花公主》 《狗耕田》 《竹王傳說》 ……這些故事蘊藏著強健的民族生命內涵,有的源于幾千年農業文明的經驗,深刻反映了中華民族的集體意識與追求;有的則具有超越世俗的價值觀,指向一種更永恒的人類精神。

作爲最典型的中國故事之一,《範丹問佛》蘊含著中國人認識世界和改變世界的最樸素的價值觀:範丹雖處社會最底層(乞丐) ,卻積極進取(每天存一把米) ,敢于與自己的命運抗爭(去西天問佛祖) ;在去西天的路上,範丹得到了各種各樣的幫助,這是“人性本善”的最佳體現;每一個人都拜托範丹問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疑惑和困難,每個人都想改變自己的命運;範丹答應替每一個幫助過他的人問佛,這既是感恩,也是好心;鮮明表達了同舟共濟、和諧得福的崇高思想;體現了中國人“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與“舍得”的大智慧。

我國民間故事之豐富用“故事海”來形容一點也不爲過,據統計,20世紀80年代《中國民間故事集成》記錄成文的故事資料達183萬余篇,現在由中國文聯、中國民協組織實施,中國文聯出版社負責出版的《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中的“故事卷” ,收集出版的故事規模將大大超過這一數字。

很多人可能會有這樣的疑問:中國擁有這麽多的民間故事,爲什麽到現在還沒有一部適合孩子閱讀的、文學意義上的中國經典民間故事集呢?其他很多國家都擁有自己民族故事的文學經典版本,如德國格林兄弟的《格林童話》 、俄羅斯阿·托爾斯泰的《俄羅斯民間故事》 、意大利卡爾維諾的《意大利童話》等等。原因很多,筆者認爲,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是,沒有站在孩子的角度把故事選好、講好。2017年,一葦所述的《中國故事》出版,一葦在書中講述了81篇中國民間故事,其中對民間故事所進行的改寫,社會各界褒貶不一,可以說,此書正在接受讀者與時間的考驗。

無論是鴻篇巨制的《中國民間故事集成》和《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民間故事卷,還是如今市場上常見的故事讀本,都以文字版爲主,優秀的中國民間故事原創繪圖本少而又少。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故事要從“娃娃抓起” ,娃娃是指低幼兒童(0 - 7歲) ,他們最適宜的讀本是繪圖本。娃娃喜歡看怎樣的中國故事繪圖本?這是擺在我們出版人面前永不過時的命題。筆者認爲, 《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的實施,爲我們提供了最權威、最全面、最完整的故事文庫,在此基礎上完全可以打造“中國民間故事原創繪圖本”叢書品牌,真正站在孩子的角度來挑選中國民間故事,精心改寫、傾力插畫,努力把中國民間故事原創繪圖本打造成中國娃娃喜愛的圖書,並提升爲國際品牌。

童書出版人海飛認爲:“沒有原創力,就沒有童書市場鮮活向上的未來,就沒有可持續發展的核心力量。 ”根深葉茂的中國民間故事就是我們出版人撬動童書市場的原創力,積極利用好這些原創力,出版精品原創繪圖本,讓中國孩子從小就沉浸在中國民間故事中,從中汲取智慧培養美德,讓中國博大精深的故事走向世界。

《2019京東童書消費報告》顯示, 2018年童書銷量在所有圖書中占比超過25 %;開卷最新數據顯示,在2019年一季度圖書零售市場的整體碼洋構成中,童書占比25 . 31 %。過去,繪圖本和少兒文學類圖書主要是外國童書的陣地,但是現在中國原創童書正在悄然興起,原創童書顯示出了極大的前景,中國的故事人和出版人要乘著這股東風,爲中國娃娃講好中國的民間故事,實現中國民間故事原創繪圖本的出版價值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