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日照老人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鮑堅  2019年08月24日06:36

走在陽光明媚的日照大街上,心情十分愉悅。他們說,五月的日照還看不出真正的好來,等到七八月酷暑時候來,才會有更深的感受。他們說,最熱的時候,日照氣溫也不超過33攝氏度。

他們,是老爺子和他喊來陪客的親友團。客嘛,就是我們這幾個來自北京的人。其實可以說是以我爲主,因爲我要來日照,把這幾個人都“裹脅”來了。我說:看老爺子去,你們誰不去?都不敢說不去,于是就跟我一起來。

我來日照,卻另有淵源。淵源有兩個,一個遠一個近。先說近的,實打實與老爺子有關。十年前在外地見著他時,他說:你來日照,我准備一條船,帶你出海打漁,打上魚來就在船上煮著吃。我本來對日照就有個心結,聽老爺子這麽一說,便開始憧憬著波光粼粼的那條船。至于遠的淵源,就是前面說的那個心結。30多年前,那時我還在上大學,寒假回家,偶遇縣裏不知道什麽單位在廣場上搞文化活動,求對子,其中一個下聯“花生花”,求的是上聯。我琢磨了半天,對了一個“日照日”。也不知道當時怎麽會想到日照,更不知道怎麽會有個日照在腦子裏。反正自此以後,這個原本呆在我腦子的某個黑暗角落、拿燈照著都不一定能找著的日照,開始成爲我的一個常備知識,只是一直無緣見到它的真容,直到這次來到這裏。

我問老爺子:船呢?他撓撓頭,嘿嘿笑了,說:這個……俺們日照啊有很多好地方,不一定就要坐船。我大聲嚷嚷起來:叔,您太不靠譜了!我可是等了十年啊!跟我一塊來的幾個夥計就開始起內哄,說我自作多情。

老爺子趕緊替我解圍,說坐船出海打漁的話確實說過,不過這個時候嘛……這個時候嘛……又撓頭,然後嘿嘿說道:十年前跟你說出海打漁,那是因爲日照就那個好玩,不過這十年都過去了,俺們日照現在好玩的地方多了,所以嘛……所以嘛……對了,明天我陪你們去玩。

老伴在邊上瞪了他一眼:你走得動嗎?他小聲嘟囔道:走嘛還是走得動的。大家都說不用不用,您把日照都有什麽好玩的介紹介紹,我們自己去。

于是他就介紹起來。

你們去萬平口,到那兒去看海,那海可藍了,就跟船上看的一樣漂亮,不過還是不一樣——他瞥了瞥我這邊。那裏的沙灘可好了,那裏的花草可好了,那裏的……要不去國家森林公園也行,那裏的海更漂亮——這個森林公園可是挨著海邊呢,就是比萬平口遠一點,萬平口是在市裏面。

北京的一個老夥計來過日照,在邊上點點頭說:確實不錯。

是不錯吧?還有個婚慶公園,你一定沒去過——他沖著老夥計說。那裏不光公園漂亮,姑娘也漂亮。老沒正經的,老伴斜著眼說。不是不是,我不看姑娘,我是讓他們年輕人看,老爺子趕緊說。大家都笑,他也跟著笑,連老伴也笑了。

就這樣半帶玩笑的,老爺子又說了好多地方,有些一聽地名就明白,有些地方聽得半懂不懂,什麽東夷小鎮、白鹭灣、岚山海上碑、莒州博物館、濤雒、浮來山、天台山,等等。說到濤雒,大家就問了半天,才知道是一個小鎮,那裏有華裔科學家丁肇中的祖居。還有天台山,我問:怎麽天台山從浙江台州跑到日照來了?沒等老爺子說話,一班窩裏鬥的夥計們又圍攻起來,說我孤陋寡聞,只知道台州有個天台山,全中國叫天台山的地方多的是。老爺子揮揮手,摁住大家,說你們別欺負他,沒文化不是罪過。然後十分認真地向我普及知識:日照日照,日照這個地名就與太陽有關,古人認爲這裏是最先看到太陽的,因此這裏自古就有太陽崇拜的信仰,這個天台山就有古代的太陽神殿。

我聽了,也不知道真假,不過不能背著沒文化的鍋,插空接過老爺子的話說道:哦哦……我知道我知道,古人說太陽神的名字叫羲和,是吧?老爺子說:對對對,天台山就有一個廟是祭祀羲和女神的。我就問:屈原《九歌》裏有一首楚辭叫《東君》,說他們楚國人也祭祀太陽神,他們的羲和跟你們的羲和是一家人嗎?還有,《離騷》裏說,羲和是替太陽神趕大車的,那到底誰說的對?

老爺子撓著頭嘿嘿了好一會兒:這一回是我們沒文化了。大家又是哄堂大笑。有人看了看表,提醒說:叔,都四點了,您已經陪了我們五個小時,咱得結束了。老爺子說沒事兒,咱接著聊天、接著吃晚飯。這回他成了孤家寡人,所有人都不幹,吵著都要回家。他還賴著不走,討價還價,讓大家答應了晚上九點還一塊兒吃晚飯,然後才散了。

初夏傍晚的日照,輕風伴微雨,暮色與燈光交織。我用“日照日”應征對子的時候,日照也許還只是一個小漁村?而如今的日照,已經是一個風光旖旎的現代化城市了。不過這日照的暮色還沒等我們欣賞過來,老爺子就來電話了:今晚九點,定好飯館了。一個夥計說了句,姜還是老的辣,另一位接了一句什麽什麽老的狡猾,大家哈哈大笑,帶著感動。

按點來到飯館,老爺子早帶著親友團候著了。其實我們並不餓,可是這晚飯不能不吃。一來是老爺子的盛情,二來確實有好東西。個頭比一個壯漢的手掌還大的螃蟹,口感嫩脆的小章魚,黃花魚、皮皮蝦、生蚝、海螺、鮑魚等,還有一些我們這一班夥計叫不出名字的東西,都是海鮮。

還是老爺子的主場,他一一指點。這個海鮮怎麽吃,那個海鮮怎麽吃,其實怎麽吃都好吃。爲什麽?因爲日照的海鮮新鮮哇。爲什麽新鮮?是侄女自己去市場買的,海裏剛打上來的呢。我還沒完全明白怎麽個剛打上來,老爺子又誇:這海鮮新鮮得就跟在船上現打現吃一樣。我就問:那什麽時候在海上吃一次,比較比較?老爺子似乎沒聽見,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老夥計們就感謝侄女,說太細心、太用心了,還自己跑到市場去買海鮮拿到飯館來吃。那是應該的,老爺子說。俺們日照人沒別的好處,就是樸實、熱忱。你們大老遠來看我,我還不該好好招待你們嗎?俺們是有分工的,侄女負責買海鮮,侄女婿負責安排飯館,那兩個孫子輩兒的,一個負責開車接送你們,一個負責陪你們喝酒。還有大兒媳婦,我那倆兒子回不來陪你們,特地讓她從濟南趕回來,剛下火車呢。于是我們這一班人誇不過來了,都好,地方好、海鮮好、人好,老爺子在邊上得意地笑著。兒媳婦在邊上悄悄說,聽說你們要來,老爺子可高興了,特地跟倆兒子建了一個微信群商量怎麽接待你們。

看大家熱鬧多時,海鮮也吃得差不多了,老爺子開始發話總結。你們來日照,得享受享受日照的物質食糧和精神食糧啊。物質食糧就是日照的美食海鮮,精神食糧嘛,除了公共的,比如說日照的風光、日照的氣候,還得有私房菜,精神的私房菜。大家聽了都笑,說第一次聽說還有精神上的私房菜。老爺子說就是啊,是專門爲你們定制的私房菜。什麽私房菜呢?你們幾位,還有我那個二小子,對了,我們家就他不靠譜,也不陪你們回來看我。你們都在北京工作,那麽我這個私房菜就是:希望你們一定要講奉獻、守規矩,踏踏實實幹工作,不搞烏七八糟的東西,讓我們老人放心,讓你們家的老人放心。

大家還等著,以爲老爺子還沒說完,他說就給你們上這一道精神的海鮮。于是都鼓掌大笑,有的說一道菜不夠,有的說夠了夠了。老伴說一晚上就這句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