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龍泉青瓷走向世界的故事

來源:人民日報 | 王光堯 沈瓊華  2019年08月24日06:21

以一種手工業産品的發展、變化、傳播來探討古代世界文化的傳播、交流以及在交流互鑒中帶來的改變,是講好中國故事的方式之一。

約12到15世紀,南宋、元和明代早期,龍泉青瓷不僅在中國流行,而且被世界瓷器市場追捧,堪稱一種世界性的文化符號,影響和引領著當時世界各地的陶瓷器生産。對龍泉青瓷的追逐和仿燒,成爲當時全球化的重要風景……這就是故宮博物院與浙江省博物館、麗水市人民政府共同舉辦的“天下龍泉——龍泉青瓷與全球化”展覽要講的故事。

龍泉青瓷的輝煌

無錫鴻山遺址的越國大型貴族墓出土了大量青瓷禮器和樂器,樂器既包括來自中原文化系統的甬鍾、镈鍾和編磬,還有來自吳越文化系統的錞于、振铎、三足缶、懸鈴等。最重要的是,它們都是原始青瓷。此次展覽特意從南京博物院借展了鴻山老虎墩出土的青瓷磬,以說明青瓷在中國的悠久曆史。

從北宋晚期開始,以浙江省龍泉縣金村和大窯兩處窯場爲中心,加上龍泉周邊各縣窯場燒造的精美的青灰色、梅子青、粉青和翠青、豆青等色澤的青釉瓷器就是我們所說的龍泉窯瓷器或龍泉青瓷。由于龍泉縣在當時隸屬處州,所以在宋元明的文獻中也稱龍泉青瓷爲“處器”或“處青器”,明代晚期以後開始稱爲龍泉窯或龍泉窯瓷器。

從南宋到明代早期,是龍泉青瓷的生産盛世。考古資料證實,龍泉窯青瓷在全國各地擁有廣泛市場,不同類型的龍泉窯青瓷受到宮廷、貴族和市民等各階層認可。

近年來,從南宋臨安城、元代喀拉和林、大都城、明代南京與北京等都城遺址到其它市鎮鄉村遺址都有大量龍泉青瓷出土。從南宋時期形成的粉青、梅子青龍泉瓷到隨著生活習慣變化而出現的青釉海棠盞、魚形硯滴、省油燈等世俗化器物,包括從梅瓶、玉壺春瓶向執壺的變化,都反映出龍泉青瓷的技術與審美趣味之變。

龍泉青瓷爲何能在三四百年間不斷燒造出精美瓷器,並長期作爲當時青瓷生産水准的代表?從北宋末到明代早期,龍泉窯一直是宮廷用瓷器的最主要供應地之一,需要根據宮廷頒布的標准燒造宮廷用瓷和國家祭禮用瓷器。龍泉青瓷窯場生産制度和管理模式與後來的景德鎮禦器廠一樣,在宮廷的要求和技術支持下,對産品質量要求很高,在燒造過程中因造型不周正、釉色發色不好或稍微粘有窯灰、出現窯裂等,都要集中打碎排埋,因此保證了禦窯産品技術的不斷創新與提高,體現出國家投入和支持在中國古代手工業生産發展中的積極作用。

天下誰人不識“君”

南宋至元代,是繼唐代後又一個海上貿易繁盛期,龍泉青瓷大量外銷。元代疆域的擴大更使外銷區域擴展。近些年我們在福建泉州、浙江甯波、山東膠州板橋鎮宋金元港口和榷場遺址、江蘇太倉樊泾村等港口遺址以及南海一號沉船、碗礁一號沉船、菏澤運河沉船等都發現了大量龍泉青瓷,基本可以構建龍泉青瓷行銷世界的線路、運輸和貯藏方式。

從元人記載看,元朝驚詫于南宋的富庶,在查閱內府檔案後發現對外輸出瓷器、鐵鍋和摩合羅等産品所得巨額收入,是南宋經濟的重要支撐之一,因而沿襲並支持對外貿易。龍泉青瓷在海外遺址的大量發現,證明了文獻記載的可信性。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等多家單位曾聯合發掘了龍泉市大窯楓洞岩窯址,確認這裏就是文獻記載的明初生産禦用瓷器的地點,對于明初的官器有了較清晰的認識。這些器物制作精細,胎體厚重規整,釉色青綠,釉層較厚,勻淨光潤。特別是底部支燒所形成的刮圈非常規整,與一般民用器物有明顯區別。2010年以來,我國與肯尼亞考古機構聯合在其東部沿海地區的多個遺址進行了考古調查,根據這些特征,我們也成功識別出肯尼亞沿海地區出土的一些明初龍泉窯瓷器爲官器。

明初的龍泉窯瓷器曾較多地用于海上貿易,其中也有一部分官用瓷器專門用于出口。比如明永樂時期龍泉官器中特別流行的大盤子,至少有一部分可能是專門爲了鄭和航海制造的。

龍泉青瓷在中國以外行銷區域廣博。比如在埃及的福斯塔特遺址,這個曾經的埃及和北非的工商業中心,出土了上萬片陶瓷,其中龍泉瓷占了1/5。

隨著龍泉窯産品大量向海外輸出,對中國瓷業生産格局和瓷業經濟産生了深遠影響。生産窯場也沿瓯江逐漸向下遊的出海港口分布,開始出現以外銷爲目的的瓷器生産窯場。同時,爲了外銷,龍泉青瓷在産品的造型、紋樣乃至器物類別方面,都開始吸納域外文化因素,這說明當時的龍泉窯在瓷器燒造這一初始環節就已將國外市場納入視野範圍,以龍泉青瓷爲代表的中國瓷業經濟已主動成爲世界經濟鏈條上的一環。

從“南海一號”沉船出水約10萬件瓷器、新安沉船出水約2萬件瓷器來看,瓷器是當時中國對外輸出的最大宗商品之一,瓷器的輸出量之大超出我們的想象,它對中國當時的經濟産生了深遠影響。中國瓷器在走向世界的同時,也使中國的經濟和文化成爲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

交流從來都是雙向的

龍泉青瓷在世界各地産生深遠影響,在文化、技術深層次實現了龍泉青瓷的全球化。“天下龍泉”不只是單純從中國向外輻射,也包括市場全球化和産地全球化,代表了當時世界對龍泉青瓷的文化認同。

不光是中國,越南、泰國、緬甸、日本、伊朗、敘利亞、埃及、英國等地在不同曆史時期出現了仿燒龍泉青瓷。這種仿燒可以分爲以逐利爲目的的生産,也有以替代中國龍泉青瓷爲目的的燒造,包括用當地陶器模仿龍泉青瓷的器物造型、裝飾紋樣來美化生活的努力。在阿聯酋、伊朗、肯尼亞等地考古發掘的資料中,我們既看到中國生産的龍泉青瓷和仿龍泉青瓷,也看到來自越南、泰國、緬甸的仿龍泉青瓷産品。這說明當時的龍泉青瓷在技術、産地、市場等諸多方面都開始具有國際性,越南、泰國、緬甸的仿燒龍泉青瓷除供應本國市場外,也供應世界市場。

2013年,爲完成課題《中國國家制瓷技術的傳播研究》,我們赴日本沖繩、九州考察,發現日本生産的仿龍泉青瓷,以宋元時代的龍泉文化爲根基,達到了宋代龍泉青瓷的最高境界,但是它底部的醬釉表明其技術來自越南窯場。2013年底和2014年初,我們赴越南各窯址考察,發現一件非常精美的類龍泉青瓷的瓷器,這是一件粘連著匣缽的廢品,按照常理來說廢品是不太可能被銷售到海外的,所以這件器物應是越南當地生産的。他們在輸入中國龍泉青瓷的同時,將來自中國龍泉窯的知識、技術與當地陶瓷生産技術相結合,成功仿燒出龍泉青瓷,從而使世界各地的陶瓷生産技術得到共同提升,龍泉青瓷代表著一種瓷器生産的技術標准。

故宮博物院與浙江省博物館通過來自6個國家及地區42家博物館、考古所和大專院校收藏的833件(組)中國龍泉青瓷和世界各地生産的仿龍泉青瓷精品,試圖展示12到15世紀龍泉青瓷的生産盛況、龍泉青瓷在海內外流行情況、世界各地對龍泉青瓷的仿燒情況、龍泉青瓷及其生産技術對當時世界陶瓷生産技術引領情況。觀衆通過龍泉青瓷的風行天下,可以看到開放、交流使中國瓷業經濟在生産始端已由國內經濟主動轉向並加入世界經濟鏈的進程。

交流從來都是雙向的。在曆史上中國通過絲綢之路,與域外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交流,既貢獻了中華民族的智慧、促成世界文明的發展、豐富,也因爲開放、包容,中華文明得以發展、壯大。

(作者單位分別爲故宮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