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script id="rrfjg3"></noscript><th id="rrfjg3"></th>
                  • <tfoot id="joh79s"></tfoot><abbr id="joh79s"></abbr>
                        <tbody id="a4fiw6"></tbody><dfn id="a4fiw6"></dfn><i id="a4fiw6"></i><span id="a4fiw6"></span>
                          <optgroup id="khdx7o"></optgroup><option id="khdx7o"></option><acronym id="khdx7o"></acronym><option id="khdx7o"></option><tbody id="khdx7o"></tbody>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願每個童年都有愛的大傘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王一梅  2019年12月20日15:05

                            左昡的《傘的孩子》(新蕾出版社),書中安可可是一個缺少父母關愛的、孤獨的女孩,她的天空在下雨。這讓我不禁心生疑惑:左昡一向溫暖,有著陽光般的臉龐和陽光的內心,她爲何寫了一個下雨的故事?讀完《傘的孩子》,這份疑惑有了答案。

                            奇妙的想象是這個故事的第一入口。女孩的頭頂在下雨,是因爲內心在憂愁;女孩的頭頂出現了一把傘,是因爲內心期待得到一把保護傘——愛。這雨起初下得不大,只落在女孩安可可一個人的頭頂,後來越來越麻煩,空氣中時刻都有潮濕的氣息,雨無處不在。左昡就這樣把雨點點滴滴灑在讀者心頭,把人淋濕,確切地說,把那些匆忙的家長們淋濕、淋醒。我想,左昡終于開始露出她犀利的一面了,但同時,她又是節制的。她讓潮濕的天空中飄來一把傘,以傘爲道具去表達如何彌補陪伴的缺失,如何消融原生家庭的無奈,使《傘的孩子》成爲一個舉重若輕的故事,也成爲一個接近生活又充滿奇幻的故事,這在童話寫作中並不多見。

                            女孩形象的塑造是故事的第二個入口。孩子的天空出現了傷痕,但左昡並不想寫哭泣,也不想寫無助,她筆下的安可可並不是柔弱的。安可可在幻想世界中尋找希望,那把幻想出來的“傘”就是安可可內心滋生出來的保護傘。左昡寫出了面對缺失的孩子自我療傷的能力,寫出了孩子的堅強和勇敢。不得不說,左昡的文字充滿了魔力,溫婉中透著力量。

                            情感的沉入式描寫是故事的第三個入口。寫故事的過程中總會寫到內心世界,但內心的沉入書寫,需要作家情感的絕對投入。我想象著左昡的寫作狀況,她可能已經把自己置身于空寂和潮濕中,感同身受地把沉睡在孩子心中的不安全感一點一點體會一遍,再一字一字寫出來,把家長在匆忙腳步中隱隱有所察覺卻依然不夠重視的隱痛一點一點體會一遍,再一點一點寫出來。她既站在兒童角度,描寫兒童缺少關愛之後若有所失、充滿了不安全感的狀況,也站在家長角度,把無奈描寫得層層深入,發人深省又耐人尋味。左昡靠一個幻想的故事理解孩子,做孩子的支持者,警醒腳步匆忙的家長們的同時,也客觀、公平地用焦慮和忙碌爲他們辯解。她不喜歡譴責,而是寬容地深愛著作品中的每一個人。所以,左昡的寫作應該能得到家長和孩子共同的情感共鳴。

                            一部童話作品,因爲有了巧妙的切入點,有了一個智慧的道具——“傘”,而成功表現了兒童內心的渴望,使得左昡的創作具有隨物賦形的靈動特質。身處缺失中的孩子自我療傷的勇氣,讓我們看見了一個並非弱不禁風的孩子的形象,使得左昡的創作具有了超過普遍意義上的傷痕故事的特質。而情感的沉入,更使得她的故事擁有了層層漸進,無形中觸動內心的力量。從這幾個層面來看,這部作品是成功的,並且深深地打動著我。

                            願每一個孩子都擁有一個溫暖、完整的家,每一個童年都擁有一把愛的大傘。愛是撐起孩子成長天空的保護傘,是幫助孩子勇敢走在人生道路上,隨時可以奔跑的飛翔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