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對當代幼兒文學“走弱”的反思

      來源:文學報 | 崔昕平  2019年12月23日08:09

      幼兒文學是距離幼兒最近的文學,是最純粹的面向兒童的文學。中國幼兒文學的專業化發展曆程非常短暫,就像兒童文學從成人文學中獲得獨立的文學“身份”是借助了兒童觀、教育觀的變革一樣,幼兒文學從兒童文學中獨立出來,決定性的因素源自幼童觀與幼兒教育觀念的進步,源自幼兒教育行爲的普及。然而,幼童尊重觀與幼兒教育觀的不斷進步,並未造就幼兒文學在當代的不斷走向繁榮。相反的,在兒童文學的整體視野中,幼兒文學在當下的發展,無論是創作方面,還是理論方面,都顯得相對薄弱。優質幼兒文學作品的閱讀“供需差”,部分是由引進版幼兒文學作品填補的。究其原因:

      首先是學科屬性的限制。幼兒文學創作受到來自多個層面的特殊限制:要以幼兒爲自覺服務對象,要符合幼兒接受能力,體現獨特的幼兒文學美學。也因此,幼兒文學可資言說的文學空間局促。有志于在兒童文學家園中施展藝術才華的作家,更易于在童年文學、少年文學中獲得創作的成就感,文學評論也更多著力于言說空間更大、更可資深挖的文本作爲關注對象。久而久之,創作者與評論者對幼兒文學投注的熱情,逐漸發生轉向。世紀之交,彭斯遠曾經撰文《“向下”與“向上”的文學互補》,對台灣地區兒童文學的樂于向下與中國大陸兒童文學的力爭向上,做了頗爲敏銳的分析。

      第二個方面的限制來源于:兒童文學理論研究的專業隊伍數量有限,精准的研究分科還無法做到。目前,以幼兒文學爲專攻研究對象的研究者極少,在研究的持續性、專業性方面存在力所不及的遺憾。專業理論研究的不足,導致幼兒文學創作觀念更新的力量不足,美學樣貌的豐富度不足,與歐美優秀幼兒文學作品存在較大差距。對幼兒文學的現場性批評,與幼兒文學的創作量相較,存在顯而易見的發展不平衡。專業評論與批評的聲音與力量有限,導致對幼兒文學的聚焦不夠,追蹤不足,引導不利,也導致當代幼兒文學的經典化動力不足。經典化的建設過程,需要理論批評的及時跟進,促進優質幼兒文學的被發現,推動優質幼兒文學作品轉化爲幼兒文學閱讀教育的保貴的本土資源。

      第三重的限制更多來自媒介載體的影響。文本載體的當代演化也對幼兒文學構成了一定的影響。越來越多的幼兒文學作品不再以獨立的文學樣貌呈現,而是與多種藝術媒介緊密結合,相互依存。最具代表性的、當代炙手可熱的幼兒文學樣式,就是圖畫書。圖畫書的出現,極大豐富了幼兒文學的傳媒樣貌,拓展了多媒互動構築的美學空間,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沖擊著幼兒文學文本的藝術標准。與圖畫的交融,讓幼兒文學文本有了另外一重評價標准。站在圖畫書角度對圖畫書創作中的文字技巧的闡釋,引導文本更多將語言的表達渲染權交由圖畫去完成。更多的適應圖畫書承載的幼兒故事、幼兒童話,在表達方式上與傳統幼兒故事、童話等已然呈現出明顯的差異——文字不再獨立承擔傳情達意的功能,而是將場景、將細節、將神態、將言外之意等,讓位于圖畫去表現,文字僅僅保留了敘事的功能。幼兒文學文本的獨立性與藝術性實質上發生了弱化。捧讀圖畫書時,圖文並茂的閱讀體驗是非常豐滿的,但當成人以誦讀方式向幼兒傳達時,當我們遴選可以獨立講述故事的幼兒文學文本時,會明顯感到許多從圖畫書中抽取的文本的“粗線條”,聽覺上的審美愉悅無法達成。早在上世紀90年代,黃雲生先生曾經談到:以圖畫爲特色的幼兒文學,把幼兒文學的初始形態以及它的最基本的“聽賞”的特點給掩蓋起來了。金波先生也多次強調,幼兒文學是“聽”的文學,是聽覺的藝術。在更多的幼兒文學以圖畫書的形式來承載的當代,在越來越追求“圖文互動”的故事講述的當代,如何保持幼兒文學文本的文學性,如何妥善處理幼兒文學獨立文本與圖畫書文本的標准,如何看待圖畫書“文圖關系”的多樣貌發展,均是幼兒文學當代發展中面臨的、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