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83x2uv"></pre><u id="83x2uv"></u><ol id="83x2uv"></ol>
                1. <form id="svjjwv"><center id="svjjwv"><pre id="svjjwv"></pre></center></form><ol id="svjjwv"><table id="svjjwv"><select id="svjjwv"></select><noframes id="svjjwv">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短經典”:“茅獎作家”的質量鑒定書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陳澤宇  2020年01月12日14:35

                    1981年茅盾文學獎設立迄今已近四十年,獲獎作家近五十位,“茅盾文學獎”作家作品在新時期以來的文學現場中影響力巨大。近四十年來,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並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品,接近全部“茅獎”獲獎作品的40%。1998年,人文社出版了“茅盾文學獎獲獎書系”11種,2004年又改版爲“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並不斷增補。

                    “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的短經典”叢書(共21本) 人民文學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

                    茅盾文學獎獲獎者大多在文壇耕耘多年,除了長篇小說之外,在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和散文等“短”體裁領域的創作也是成就斐然,名篇佳作叠出。2013年,人文社出版“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的短經典”16種,引導讀者關注“茅獎”作家的“短文”。在最近的改版中,“短經典”系列增添了第九、十兩屆“茅獎”新人,同時對原有內容加以增刪,叢書擴充到21種。

                    1月10日,在北京圖書訂貨會上,人文社舉辦了新版“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的短經典”發布儀式,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評論家賀紹俊、茅盾文學獎獲獎者李洱、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應紅以及叢書責編付如初共話“茅獎”作家“短經典”的藝術創造與文學史價值。

                    活動現場

                    對作家而言,長篇小說對結構布局、矛盾沖突和人物塑造的要求更爲全面,對認識生活的寬度和深度的綜合要求更高——這意味著長篇小說考驗著作家寫作耐力的同時,其巨大的包容度允許旁逸斜出、枝蔓橫生。但短篇小說則不同,在有限的空間內,它要求靈光閃現、出奇制勝、一擊即中。介于長篇、短篇之間的中篇小說是中國文學的獨有體裁,其五萬到十三萬字的特殊形制,讓它兼具長篇、短篇的優勢和短板。而散文、雜文等以短小見長的文體,則更是底蘊深厚的中國文學傳統形式,這些文體的寫作也是每一個寫作者的必修課。

                    評論家賀紹俊發言

                    回顧百余年來的新文學曆史,賀紹俊發現,中國新文學最初從短篇小說開始,所謂“作家不寫長篇就不是好作家”的論調,其實只在近幾年有些聲場。“長篇小說變得很重要也跟整個文學發展和社會發展有關系,長篇小說的容量更大,能夠講一個更充分的故事,更加充分地展開人生命運。很顯然,長篇小說首先是建立在故事性上。爲什麽長篇小說那麽有讀者?更多的讀者首先是奔著故事來的。”賀紹俊認爲,故事性和文學性在小說出版上存在內在矛盾。文學性主要建立在藝術因素上,更多涉及作品的藝術意蘊,但如果文學性過強,就會導致故事性的削弱;故事性不強,則市場“不買賬”。“有很多這樣的小說,從故事的角度來看講得還可以,但是仔細讀一讀,發現它在語言上很粗糙,沒有什麽建樹,藝術意韻和精神內涵更是乏善可陳。長篇小說隨著市場化的程度越來越高的確出現了許多問題,有不少的長篇小說嚴格來說不是很合格的文學作品。”

                    在賀紹俊看來,鑒定一個長篇小說作家的作品是不是有文學性,首先應該看看這個作家會不會寫中短篇小說。“一個連中短篇小說都寫不好的作家,你很難指望他的長篇小說能夠有文學性。有很多長篇小說作家的創作完全依賴于自己的生活經驗、生活閱曆,這可能會寫得很好讀,但是如果僅僅是用這樣的方式去追求文學的話,我們可以想象,這個作家在創作上不會有很大突破,至少不會有文學性的突破。”賀紹俊認爲,中短篇小說往往從一個片段或一種情緒出發,書寫生活的局部體驗,作家將這種短暫的經驗組織成完整的藝術文本感染讀者,需要很深的藝術功力。“可以做這樣的比喻,中篇小說、短篇小說,是一個作家藝術功力的磨刀石,‘短經典’是對‘茅獎’獲獎作家的‘質量鑒定書’。”

                    作家李洱在發布儀式上

                    李洱的寫作自成一個世界,他對藝術如何與現實結合有著獨到的把握。但梳理李洱的創作史,可以發現,大量的中短篇創作爲他的技法和精神成長提供了訓練。如果沒有《饒舌的啞巴》就不會有《午後的詩學》,如果沒有《午後的詩學》就不會有令人驚豔的《花腔》,如果沒有這類不斷的訓練就不會有繁複厚重的《應物兄》。在發布儀式現場,李洱表達了自己對中短篇小說文體的喜愛,“現在我的書包裏放著兩本托爾斯泰的小說,《哈吉穆拉特》和《兩個骠騎兵》”,李洱說,托爾斯泰以長篇巨著名垂文學史,但通過反複閱讀托爾斯泰的中短篇,他才進一步加深了對托爾斯泰文學的理解,畢竟,“中短篇更容易暴露一個作家的性情,我們可以更容易地發現他喜歡對于哪一點無限地深入。”

                    短篇小說創作能夠綜合訓練作家的寫作技巧,中篇能夠體現作家的氣質和文學品味,長篇則可以展現出作家對文學長期准備之後的綜合能力。從短篇到中篇再到長篇,是寫作者不斷打開自己生活、建構精神世界的過程。在這個意義上,“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的短經典”叢書既是一份對“茅獎”作家的“質量鑒定書”,同時也正是讀者了解“茅獎”作家寫作來路的最好補充。(陳澤宇)

                    附:“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的短經典”叢書書目

                    1.《靈魂之舞》阿來

                    2.《我那風姿綽約的夜晚》張潔

                    3.《大樹還小》劉醒龍

                    4.《寒夜生花》遲子建

                    5.《唐朝的天空》李國文

                    6.《品咂時光的聲音》張炜

                    7.《釋疑者》陳忠實

                    8.《向右看齊》徐貴祥

                    9.《麥田物語》王安憶

                    10.《地上有草》周大新

                    11.《醉裏挑燈看劍》熊召政

                    12.《螢火》宗璞

                    13.《青春和病》畢飛宇

                    14.《紅狐》賈平凹

                    15.《離我們很近》李佩甫

                    16.《忘卻的魅力》王蒙

                    17.《蒼老的愛情》蘇童

                    18.《在西去的列車上》梁曉聲

                    19.《你或許看到過日出》徐懷中

                    20.《在水陸之間,在現代邊緣》徐則臣

                    21.《它來到我們中間尋找騎手》李洱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