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zdpx0v"><ins id="zdpx0v"></ins><del id="zdpx0v"></del><small id="zdpx0v"></small>
        1. <code id="y3cy0r"></code><small id="y3cy0r"></small>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這些外國文學新書,希望今年真的能拿到手

            來源:澎湃新聞 | Dzolan  2020年02月10日15:41

            或許沒有人想到,新十年會以這樣的方式來到每個人面前,以至于我們沒有機會緬懷過去,對未來的期許也多少受挫。即便如此,在有限的範圍內,個人還是能夠借由微弱的抗爭和努力延續這份期許,對于一個以書爲伴的讀者來說,那些已被攤開的、等待打開的書籍都是期許的證明。這份書單整理了一些2020年即將出版的外國文學圖書,它不夠周全,難免自帶私人趣味,也試著成爲證明的一部分。

            大衛·福斯特·華萊士,《無盡的玩笑》

            第一次得知《無盡的玩笑》要引進還是2016年,四年過去了,我從學生變成上班族,等待這本書的過程也像是個不大不小的玩笑,好在年前終于在豆瓣上看到了簡體版的條目。

            國內譯介的華萊士的作品並不少,有他的處女作《系統的苕帚》,他討論網球的非虛構文集《弦理論》,更多人熟悉的應該是他那本勵志小書《生命中最簡單又最困難的事》,改編自他2005年的畢業演講。遠在當作家前,華萊士的理想是成爲一名網球運動員,他大學時攻讀數學和哲學,運用跨學科知識寫作是他的標志之一,這也使得他的作品顯得晦澀難懂,不容易被接受,《無盡的玩笑》也許是最大程度體現這種風格的作品,也是他聲譽最高的作品。小說長達一千多頁,平裝版據說“有三斤半重”,出版當年在美國文壇引發轟動,爲他贏得了麥克阿瑟獎金。可惜的是,2008年華萊士因抑郁症自殺離世,《蒼白帝王》是他最後一部作品,據說也會引進。

            愛德華·聖奧賓,《梅爾羅斯》

            熟悉英劇的對《梅爾羅斯》應該不會陌生,2018年本尼出演了這部由同名原著改編的劇集,在裏面飾演一位幼時被父親性侵、成年後吸毒成瘾的律師,他在劇裏近乎炫耀式地揮發自己的演技,使得我第一次看劇集時因無法忍受關掉了。直到去年重看時,我才完整目睹了角色的狀態從誇張過度到平靜,結婚、生子,從倫敦回到童年時那間隱藏秘密的宅邸。生活在表象上構成回環,角色擺脫幼年的創傷卻沒有那麽容易。

            或許對于原著作家愛德華·聖奧賓來說也是如此,所以他才以半自傳的方式——沒錯,角色的遭遇聖奧賓都已經曆過——洋洋灑灑寫下五部《梅爾羅斯》,分別是《算了》、《噩耗》、《希望》、《母乳》和《終于》。比起僅有五集的劇集,如此體量的原著自然讓人期待不已。

            薩莉·魯尼,《正常人》

            閱讀薩莉·魯尼的《聊天記錄》可能是我去年最佳的閱讀體驗之一,在這本書引進前,魯尼已憑借這本處女作成爲歐美文學界熱捧的青年作家。無論是小說裏寫到千禧一代的戀情經曆,還是魯尼作爲千禧一代的身份,都流露出一種靜默的新鮮感,新鮮但絕不親近,在閱讀過程中,作爲同齡人的我甚至時常感到羞愧,感到被揭穿,恰恰是因爲魯尼太過了解我們這一代人,輕易就能夠用幾段對話爲我們畫像,抓住我們獨立于他人之外的內心戲劇。

            而《正常人》是魯尼的第二部小說,同樣描寫千禧一代的戀情,根據小說改編的劇集也將在今年播出。希望小說或者劇集可以打破《聊天記錄》在豆瓣7.1的評分,這個評分確實讓我打抱不平久矣。

            裘帕·拉希莉,《另一種語言》

            去年曾花了很長時間讀裘帕·拉希莉的小說,她的短篇集《解說疾病的人》和《不適之地》各讀了兩遍,讀完短篇又去讀了她的兩部長篇。作爲一名孟加拉裔美國作家,裘帕·拉希莉的小說寫的都是父輩和自己這輩人的移民生活,長篇精妙,寓意深長。短篇寫生活裏最稀松平常的事,像攤開的手心,乍一看明明白白,再低頭,細密的紋理又頗費流連。

            因此有時覺得,裘帕·拉稀是否已經熟練了在樸素的寫作裏隨想隨落筆?但作家本人似乎並不滿足,轉而移居意大利,放棄英語,學習用意大利語寫作。在采訪裏,裘帕·拉希莉描述用新語言寫作的感觸:笨拙而失控……我只有有限的詞彙,還有語法,我可以把它們都用上,但結果會是一種更簡單的樣子。

            裘帕·拉希莉會簡單到哪裏?當然很好奇,只能等這本用意大利語寫的非虛構集《另一種語言》了。

            卡爾·奧韋·克瑙斯高,《我的奮鬥4》

            在當代作家裏,可能很難找到另一位像挪威作家卡爾·奧韋·克瑙斯高的了。而將克瑙斯高和其他作家區別開來的首先不是作品的好壞,而是寫作的目的。野心嗎?還是生活的全部?無論答案是這個或者那個,哪怕別的什麽,將自己四十多年的生活事無巨細地付諸筆端,寫出整整六本的,他大概是第一個。

            于是,你必須跟著克瑙斯高的筆調,在五百多頁裏完完整整觀看他父親的葬禮,又或者看他用二十來頁寫妻子的宮縮經曆,時間在他的小說裏獲得了最接近現實的長度,這正是小說讓人感到折磨、同時又上瘾的體驗。

            克瑙斯高這六本的主題分別是死亡、愛情、童年、工作、夢想、思考,前三本已經有簡體版,大概估算下出版進度,全部出完還需要三四年。每年約定跟克瑙斯高在小說裏相見,對讀者來說,還是挺有儀式感的閱讀體驗。

            除了以上提到的五本,值得期待的還有詹姆斯·鮑德溫首次引進的同性小說《喬凡尼的房間》,後現代文學大師托馬斯·品欽的最新小說《致命尖端》,德國作家赫塔·米勒絕版多年的作品集也將推出新版。當然,近年來穩步推進的波拉尼奧作品集也將再添一本《回歸》。

            最後,希望這份書單裏提到的都可以如期跟讀者見面,不再跳票。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