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l0gup8"></fieldset><noscript id="l0gup8"></noscript>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寄生蟲》橫掃奧斯卡 導演稱對電影是真愛 

          來源:北京青年報 | 肖揚  2020年02月11日08:47

          韓國導演奉俊昊的《寄生蟲》在第92屆奧斯卡頒獎禮上斬獲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創劇本四項大獎,是奧斯卡有史以來首次獲最佳影片的非英語電影。奉俊昊在頒獎典禮結束後,走出內場便蹲在了地上笑稱:“難以置信,蹲下來冷靜一下。”

          《寄生蟲》是一部非常韓國的電影

          此次,《寄生蟲》在奧斯卡大放異彩,韓國總統文在寅第一時間在社交平台發文祝賀,並表示以奉俊昊導演等《寄生蟲》主創以及所有劇組工作人員爲榮,感謝他們給予韓國國民自豪和勇氣。文在寅還表示,今後政府將進一步爲廣大電影人提供能夠盡情發揮想象力並放心大膽制作電影的環境。

          《寄生蟲》直擊韓國的貧富差距,反思社會未來。影片給予貧富以平等的審視,奉俊昊說:“人生活在社會上,理應和諧共生;然而現實往往否定這種自然狀態,走投無路的人變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寄生蟲。這不是單一方的責任,貧窮也不是一種罪。”

          導演自稱是一個怪胎

          奉俊昊在早些年的一檔韓國訪談節目中,曾形容自己“從小就是一個怪胎”,沒什麽朋友,對電影卻是“真愛”。奉俊昊在大學期間加入了電影社團,成爲了楊德昌、侯孝賢、今村昌平這些電影大師的忠實影迷。

          大學畢業後,爲了籌錢拍電影,他畫過漫畫,賣過甜甜圈。1993年拍攝第一部短片時,因爲資金困難,他在父親的禮券中抽了一張T恤衫券給演員作爲報酬。2000年拍攝處女長片《綁架門口狗》時,他也已經做好最壞打算,如果反應不佳,就學當時正在低潮期的導演樸贊郁去開家DVD店。盡管該片口碑不差,且受邀參加了幾個國際知名影展,但在觀賞性上還是欠一些火候,這也讓奉俊昊對于自己之後作品中的自我表達做出了調整。

          2003年,奉俊昊憑借驚悚懸疑片《殺人記憶》獲得第2屆韓國電影大獎最佳導演,這部電影終于讓奉俊昊找到了自己的創作風格,成爲了當時韓國最賣座的影片,也開啓了與男主演宋康昊的緣分。隨後他的多部作品又在亞洲和國際影壇屢次拿獎。2017年他與奈飛(Netflix)合作的《玉子》入圍戛納主競賽——那也是唯一一屆有奈飛作品的戛納電影節。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奉俊昊用馬丁·西克塞斯的話呈現自己的內心堅守:“當我年輕學電影時,有一句話刻在心中:‘最個人的東西就是最有創造性的東西’。”

          對于自己的電影以及韓國類型電影的進步,奉俊昊說:“我們沒有效仿美國的類型片,我們在講故事時,會加入能引起韓國人共鳴的元素。”奉俊昊的個性很強,在與好萊塢合作《雪國列車》時,北美發行方韋恩斯坦公司曾希望電影刪減20分鍾在北美放映,但是被他拒絕,最終,對方妥協了。

          喜歡藏在自己的世界裏

          日常生活中,奉俊昊沒有社交媒體賬號,但有時候會忍不住看看外界對他的電影評論,然後會覺得“各種信息和評論多得可怕”,所以,他稱自己不願意追新媒體,不是因爲不喜歡,而是怕自己恐懼,“我喜歡藏在自己的世界裏。”

          被奧斯卡幸福的眩暈感擊中的奉俊昊,笑稱要以喝酒喝到天亮的方式來慶賀這個“好夢”,而外界也在關心他的下一部作品。奉俊昊在頒獎禮之後舉行的發布會上透露有兩部新片都在籌備中。而不久前在接受韓國媒體采訪時,奉俊昊目露精光、一臉興奮,稱有意拍攝俘虜收容所的俘虜們的逃脫故事。

          奉俊昊版本的“越獄”應該也會別樣刺激,至少,從那段采訪的視頻中,網友們可以看到奉俊昊的野心已經掩藏不住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