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pgapap"></center><dfn id="pgapap"></dfn><dl id="pgapap"></dl><th id="pgapap"></th><label id="pgapap"></label>
    • <fieldset id="pgapap"><ins id="pgapap"></ins></fieldset>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疫苗百年紀實》:百年抗疫的不朽豐碑

      來源:文藝報 | 黃東光  2020年02月12日09:13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全國人民衆志成城,共渡難關。在此攻堅克難的關鍵時刻,由人民出版社最新出版的紀實文學作品《中國疫苗百年紀實》,以寫實的手法,在撫今追昔中,真情講述了一代代中國醫者,在大疫面前英勇顯大愛的動人故事。透過這些鮮活的醫人醫事,全書生動展現了中國百年抗疫的奮鬥曆程,在廣大讀者心中,已然聳起了一座不朽的精神豐碑。它是國人堅定信心,鼓舞鬥志,樹立“我們一定贏”的必勝信念的最及時的助力。

      本書作者江永紅,系第二屆範長江新聞獎獲得者、著名軍旅作家、《解放軍報》原副總編。作者曆時兩年,通過采訪一大批疫苗研制領域老專家、老學者,將這些珍貴的口述史料精心整理,彙成了此作。

      一個多世紀以來,鼠患、天花、血吸蟲、麻疹、破傷風、乙肝、流感等傳染性疾病,都曾先後肆虐過古老的中華大地。在此期間,廣大醫務工作者,以敢爲天下先的拼搏精神,與這些“頑魔”展開過艱苦卓絕的鬥爭,並取得了防疫控疫的一系列成果。本書以中國現代百年史上的重大疫情爲主線,以組織抗疫,利用、研制疫苗爲重點,驚心動魄地講述了一系列防疫控疫史上的大事件。從最初的北洋時期的哈爾濱抗擊鼠疫,到抗戰中中國誕生的第一支青黴素。從解放區窯洞裏出品的痘苗和抗生素,到第一代國家領導人親自挂帥打響新中國防疫第一戰——撲滅察哈爾鼠疫。從建立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究腦炎,到全國成立“六大生研所”。從舉國消滅天花、消除脊髓灰質炎,甩掉“乙肝大國”帽子,到成爲世界疫苗大國。作者以史爲經,將中國不同時代遭遇重大疫情時所采取的各類舉措,以及研制疫苗的前後過程,在防控疫情中所積累的點滴經驗和教訓等等,一路娓娓道來。突出反映了中國公共衛生事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發展軌迹,彰顯出中國在防疫控疫工作中所取得的世紀成就。書中,通過曆史的對比,新中國利用制度優勢,舉全國之力在防疫控疫中所發揮的巨大引領作用,亦鮮明躍然紙上。

      此外,作者還采用以點帶面的敘述手法,精心撷取了一些醫界楷模和“鬥疫勇士”的感人事迹,熱情讴歌了他們的懸壺濟世和醫者仁心。濃郁的家國情懷撲面而來,讓人油生敬意。他們中有中國公共衛生事業和中國現代醫學先驅、中華醫學會創始人伍連德,首位犧牲在防疫一線的科學家俞樹棻,新中國生物制品事業奠基人、“世界衣原體之父”湯飛凡,分離出天花病毒、爲我國預防和消滅天花做出了卓越貢獻的齊長慶,在廢棄廁所裏堅持科技攻關的武漢生研所總技師謝毓晉,中國卡介苗鼻祖王良等等。其中,伍連德的尤爲令人感佩。1910 年底至1911 年初,哈爾濱突發嚴重鼠疫,時年31歲的醫學博士伍連德臨危受命,僅用67天的時間,就成功撲滅了這場重大傳染疫情。在這場生死關頭的較量中,他敢于堅持真理,毅然冒著生命危險解剖亡者屍體,一舉推翻了國際醫學權威“鼠疫只是鼠傳人,人不傳人”的片面推斷。他敢于挑戰傳統陋習,力排衆議對因疫而亡的遺骨一律實施火葬,有力遏制了疫情的進一步蔓延。還有,原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研究員孫柱臣“冒死”研發疫苗的故事,同樣令人動容。當年,爲弄清流行性出血熱病原和分離出病毒,摸清黑線姬鼠的活動規律和流行性出血熱的傳播途徑,孫柱臣吃住在鄉下,並和助手整日整夜守在田間的鼠洞周圍。在一次提取病毒時,孫柱臣不慎感染了出血熱,經奮力搶救才脫離生命危險,但他僅休息了10天,便又忘我投入到研制疫苗的攻關中。後經6年艱苦努力,孫柱臣終于研制出了世界首例流行性出血熱亞單位純化滅活疫苗。時至今日,伍連德、孫柱臣們在大疫面前所表現出的勇挑重擔的奉獻精神,不懼權威的科學態度,心憂天下的大愛情操,對于激勵我們打贏當前這場防疫阻擊戰,依然具有強大的時代感召力。

      《中國疫苗百年紀實》的史實證明,偉大的中國人民終將贏得這場戰“疫”的勝利。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