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mseg06"></dl>
                    • <b id="mjblp4"><abbr id="mjblp4"><tbody id="mjblp4"></tbody></abbr><strike id="mjblp4"><q id="mjblp4"></q></strike><font id="mjblp4"></font></b><div id="mjblp4"><optgroup id="mjblp4"><kbd id="mjblp4"></kbd></optgroup><option id="mjblp4"><ol id="mjblp4"></ol><small id="mjblp4"></small><legend id="mjblp4"></legend></option><noscript id="mjblp4"><tr id="mjblp4"></tr><b id="mjblp4"></b><center id="mjblp4"></center><font id="mjblp4"></font></noscript></div><abbr id="mjblp4"><u id="mjblp4"><sup id="mjblp4"></sup><kbd id="mjblp4"></kbd><center id="mjblp4"></center><dd id="mjblp4"></dd></u><style id="mjblp4"><abbr id="mjblp4"></abbr><pre id="mjblp4"></pre><address id="mjblp4"></address><tt id="mjblp4"></tt></style><b id="mjblp4"><optgroup id="mjblp4"></optgroup><span id="mjblp4"></span><legend id="mjblp4"></legend><code id="mjblp4"></code><noframes id="mjblp4">
                        <form id="mjblp4"><b id="mjblp4"></b></form><dd id="mjblp4"><abbr id="mjblp4"></abbr><code id="mjblp4"></code><big id="mjblp4"></big><form id="mjblp4"></form><u id="mjblp4"></u></dd><button id="mjblp4"><li id="mjblp4"></li><dd id="mjblp4"></dd><dd id="mjblp4"></dd><ul id="mjblp4"></ul></button><div id="mjblp4"></div><form id="mjblp4"></form><ol id="mjblp4"></ol><table id="mjblp4"></table><abbr id="mjblp4"></abbr><big id="mjblp4"><del id="mjblp4"></del><option id="mjblp4"></option><font id="mjblp4"></font><u id="mjblp4"></u><table id="mjblp4"></table></big>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平原》

                                          來源:中國作家網 | 王蘇辛  2020年02月12日08:32

                                           

                                          《在平原》

                                          作者:王蘇辛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年08月

                                          ISBN:9787020148516

                                          定價:42.00元

                                          內容簡介

                                          一代人的精神密碼,需要一代人的努力去解答

                                          六篇小說,六個精神成長故事

                                          賀蘭山上爲期七日的寫生,把兩個不同年齡段的青年維系在一起,他們交談、辯論、競賽。兩百年的中外藝術史在他們的交流中逐漸清晰,而他們自身的際遇與困境也在漫長的寫生練習中現出輪廓,來到了一片更爲廣闊的人生平原……

                                          歐洲養馬和用婚姻逃離邊地的女孩,剛嶄露頭角就遭遇創作瓶頸的畫家……

                                          隱秘而激越的成長記憶,不知疲倦的身體,始終一道嬉戲的友人,仿佛永遠不會消失的“天分”——在二十五歲之後集體落幕……

                                          用婚姻逃離邊地的女孩,在喀爾敦大道上奔馳而過的卡車和卡車上的旗幟,像個符篆成爲它生命中無處發散的心靈暗傷和抹不平的意識溝塹……

                                          當有一天,不再有被激情與直覺所驅動的人生,只有毫無捷徑的生活才是真相。

                                          作者簡介

                                          王蘇辛

                                          1991年生于河南汝南,現居上海。2009年起開始刊登小說。2015年獲得第三屆紫金人民文學之星短篇小說佳作獎,2017年被提名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最具潛力新人。曾出版小說集《白夜照相館》,長篇小說《他們不是虹城人》。《在平原》是其新的小說,爲上海市作家協會2017年簽約作品。

                                          目 錄

                                          喀爾敦大道 | 1

                                          所有動畫片的結局 | 19

                                          在平原 | 55

                                          他常常經曆著不被理解的最好的事 | 145

                                          在濕地與海洋之間 | 171

                                          我不在那兒 | 195

                                          後記 撥開濃霧的能力 | 213

                                          評論

                                          王蘇辛的小說,不是反映,而是熔煉,它打開了小說在山窮水盡時的可能性——容納龐雜無盡的碎片而抵達晶體般的虛構。

                                          ——李敬澤

                                          閱讀王蘇辛的小說總給我一種模糊感,像似她的寫作有一種對現實生活的莫名出離。她無力擺脫的那個庸常、寡味、瑣碎卻又不得不跻身其中的世界,是不應被獲准進入寫作的。但這僅僅是她內心的一個苛念。而寫作一旦開始,她同這一切進行鬥爭的方式便出現反轉。

                                          ——駱同彥

                                          後記

                                          撥開濃霧的能力

                                          想寫《在平原》,始于2012 年。那一年,很多從十幾歲開始蔓延下來的問題,集體爆發。當時的寫作和生活,突然到了一個必須重新洗牌的關卡。我從成都乘火車到銀川,希望暫時告別閉塞而又多變的生活,做個決定,比如究竟要寫什麽小說,接下來的人生要往哪個方向去。去銀川前,我打定主意只是去漫遊,匆忙下了火車後,就隨意搜索了一家市內酒店的位置,住下來才知道,馬路對面就是伊斯蘭教經學院。不大的校門上懸挂著紅色橫幅,橫幅的內容是關于去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交流項目。時時會有不同膚色的穆斯林在校門口進進出出,我突然覺得自己身處一個交通樞紐,與我過往生活經驗不同的一種東西在我眼前穿梭,而我自己仿佛站在一個十字路口,看著這些不同的人與我擦肩而過,而他們走的哪一條路都和我沒有交集。

                                          作爲十四五歲開始寫作的人, 當時已經寫了七年,漸漸覺得那種仿佛是與生俱來的想象力被耗盡,急需一個新的表達方式,否則我的寫作恐怕過不了幾年,就得宣告結束了。在這種心情的困擾中,我看到一個旅遊車停在酒店附近,上面寫著“賀蘭山岩畫”,這幾個字吸引了我,我很快坐上了那輛車,甚至在那天之後,頻繁乘坐那輛車一次次前往“賀蘭山岩畫”。

                                          我從小對“平原”並不陌生。但生活在人口密集的中原城鎮裏,日常是看不到平原的質地與廣闊感的。但銀川不同,這裏人口相對少,人均占地大,人仿佛穿梭在自然的縫隙中,而不是自然在人群的縫隙中喘息。我記得最後一次從賀蘭山上下來,眼前是一大片開闊的平地,突然一陣感動。有烏鴉飛過頭頂,在不遠處的大樹上空盤旋,但我沒有覺得不祥,反而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放松。我開始想自己的生活和寫作到底出現了哪些問題。但這種刻意的思索又讓我陷入另一層困擾,比如寫作究竟是要先解決技術問題還是思想問題,我當時認爲面臨的大敵是技術問題,但在後來的幾天,我突然意識到不是這樣。開始寫作之前,就已有的那些精神問題,它們沒有在寫作的過程中被我解決,所以才會有很多問題紛紛出現的局面。想到這個,我決定回顧自己的問題産生的源頭,重新解決。比如,爲什麽要選擇寫作。其實可以不必寫。按照我曾接受的教育—— 好好畫畫,沿著這條既定路線走下去,即使不能成爲真正的畫家,也可以做個美術老師。爲什麽一定要寫呢?

                                          這個問題我當時沒想清楚。從銀川回來,也沒想清楚。之後的幾年,我始終徘徊在一個艱難的轉型階段,一方面對自己正在進行的小說很不滿意,另一方面又沒有找到一個新的狀態和新的自己,那一層模模糊糊感覺到的東西依然在遠處,而我沒有觸碰它的能力。

                                          2015 年底, 我突然意識到, 我又回到了2012 年夏天在銀川的那種狀態。而這一次,我想到的銀川和當時看到的銀川稍稍有些不同。我想到的不再是賀蘭山岩畫,不再是伊斯蘭教經學院,而是從山下下來時,看到的那一大片平地。那塊平地一直蔓延到我視線的盡頭,它最終的邊界仿佛在很遠的地方,又甚至它可能根本沒有邊界。這個邊界,是人給它設置的,萬物本身沒有邊界。

                                          我一遍遍擦拭記憶中的那一幕。第一遍回想時,我想到的,是我和一些散客在平地上各自走向四面八方。第二遍回想,那平地上不再有其他人,只有我。第三遍回想,我想到那片開闊地上除了現在的我,還有一個當時的我。當時我曾渴望走一條新的路,過一種新的人生,但再次回想起銀川之旅時,我突然意識到,根本沒有什麽新生活新人生。我所擁有的,只是這一個生活。同樣的,我的寫作,也只有這一個寫作。我不可能完全推翻過去的寫作,甚至這推翻本身就是一種懶惰。我必須把過去的寫作整個清洗一遍,淘洗出一個更清晰的自我。想到這裏,我感覺當時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終于産生了交集。我決定寫一個關于創作的小說。

                                          我也突然意識到,我所遇到的所有寫作問題,都曾經在畫畫的那幾年裏遇到過,但當時我覺得,換一個創作載體,我的問題是可以得到解決的,然而事實證明不是。我想,我有必要,甚至有責任把這個過程寫下來,至少可以讓一些同樣可能誤以爲“換一種創作載體”,自己就能寫好畫好的人,不要被創作初始那種蓬勃的宣泄欲,以及宣泄欲的種種變形所蒙蔽,誤認爲那是自己的才華。我想重複一些淺顯卻總是被忘記的認識—— 創作沒有捷徑。創作不是一個出口,那被我們一遍遍經過的生活,也是創作的一部分。正如繪畫,對我來說,也應是寫作的一部分。我要從第一眼看到的世界,寫到第二眼第三眼第四眼看到的世界。我要把這一遍遍清洗出的那個世界掏出來,我要寫我眼中最好的創作者是怎樣想問題的。

                                          開始寫《在平原》前夕,一個朋友得知我的寫作計劃,邀請我去參加一個年輕藝術家的聚會。聚會地點在一座寬大的廠房裏,四面牆壁上是剛剛結束的一場畫展上撤下來的畫作。它們技巧成熟,看得出作者強大的繪畫功底,畫面內容和整體基調,看起來也很豐富,但層次和層次之間沒有遞進,趨于同質。仍然是從虛無到虛無,只是在闡述一個被欲望所分割的世界。我徘徊在那些畫中間,也觀察著在場這些人的舉動。他們能輕松提起一位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史上的傑出藝術家,提起最近藝術圈內風頭正勁的畫家。他們觀點新鮮,態度明確,每個人都在拼命發揮和表現,沒有人對其他人的想法感興趣。我意識到這些人都比我聰明,他們對自己的發展道路可能也十分清晰。但即便如此,他們說的,我全都不感興趣。我差不多是懷著又沮喪又興奮的心情從那場聚會上走下來,沮喪的是,他們說出了很多我不熟悉的藝術家的名字。但我又發現,他們對那極其少數的幾個藝術大師的見解,也並沒有比我高明。我突然看到了一條我該走的路,這條路不是給那些聰明人走的,而是給我這樣的憨人走的。我決心越過那些曲曲折折的技術層面的探索,直接進入核心的討論。我也相信,解決過一遍這些問題,技術本身于我也將不再是問題。只不過,當時的我確實沒想到,因爲我這樣一個想法,這篇四萬多字的小說,我居然寫了一年。但就是這樣一個死磕的過程,我終于有能力看清自己該寫什麽樣的小說。

                                          我也終于知道,寫作不是要成爲作家,起碼不只是成爲作家。寫作重要在:它最大限度地調節著人的內心,是它讓人有機會在精神的勞作中獲得向上的力量。幸福不可期待,但如果有了撥開濃霧的能力,世界顯現出的那一絲清朗面貌,就是人活著所能看到的“幸福”。

                                          那是一切勞作的意義,那就是幸福。

                                          王蘇辛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