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ih1j1"></pre><blockquote id="bih1j1"></blockquote><sup id="bih1j1"></sup>
                    1. <b id="j8vgvq"></b><q id="j8vgvq"></q><select id="j8vgvq"></select><noscript id="j8vgvq"></noscript>
                        1. <table id="j8vgvq"><fieldset id="j8vgvq"></fieldset><dt id="j8vgvq"></dt><optgroup id="j8vgvq"></optgroup></table>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紅豆》2020年第1期|邢慶傑:邢慶傑微篇小說二題

                          來源:《紅豆》2020年第1期 | 邢慶傑  2020年02月12日07:51

                          頂雷

                          深夜,林傑明剛把疲憊的身子放到沙發上,林智回來了。他一臉驚慌,臉色慘白。林傑明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問,怎麽了?林智忽然雙手抱頭,蹲在地上大哭起來說,爸我剛才開車撞死人了!

                          林傑明大吃一驚,但輕輕拍了拍兒子的肩膀說,你別害怕,是在什麽地方撞上人的?林智擡起頭來,迷茫地說,大概是三八橋那一段,我開得快,什麽也沒看見,就聽見砰的一聲,然後有個人影就在我車前飛了出去,還發出一聲尖叫。林傑明問,你沒下去看嗎?林智低下頭說,我害怕,沒敢停車。林傑明長歎了口氣說,你上樓休息吧,這件事我來處理。林智疑惑地看了父親一眼,像踩著棉花般走上了二樓。

                          林傑明給司機小周打了一個電話。十分鍾後,小周進門就畢恭畢敬地問,董事長,您有什麽吩咐?

                          林傑明示意小周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下,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下,然後歎了口氣說,小周,你知道,現在路上安了這麽多監控,逃是逃不掉的,超速撞死人是要坐牢的,林智剛考上香港大學研究生,要是坐了牢,他這一輩子不就……唉——沉默了半晌,林傑明問,小周,我平日裏待你不薄吧?小周點了點頭說,董事長對我很好,可是……要是我替林智頂這個雷,我也是要坐牢的,坐牢,對誰也不是好事。

                          林傑明說,你坐牢不會耽誤前程,出來後繼續在這裏上班。見小周不說話,林傑明又說,你坐牢期間工資翻倍,其他福利待遇一樣不少。小周看著林傑明的臉,眨了眨眼說,我老婆一直沒工作,我進去後,她跟人跑了咋辦?周傑明說,我把她安排進咱們公司,給她一個好的崗位,她還敢對不起你?小周又低下了頭,不說話了。林傑明說,小周,你還有什麽要求,盡管說出來,咱又不是外人。小周說,董事長,實話給您說吧,我每天下班後,還上街擺攤烤羊肉串,掙的錢比工資多幾倍……小周飛快地看了林傑明一眼,又低下了頭。

                          林傑明強壓住怒火問,你說吧,要賠償你多少錢?小周伸出了一個巴掌。林傑明試探地問,五萬?小周搖了搖頭。林傑明頓時火冒三丈,你竟想要五十萬?小周慢言慢語地說,董事長,坐牢是人一輩子的汙點,洗都洗不掉,要是換個別人,給五百萬我也不幹!林傑明盡力穩住自己的情緒,出了口長氣。他知道,小周說的也有道理,爲了兒子,認了吧。

                          林傑明和小周又商量了一些細節問題,然後他到書房裏開了一張五十萬的支票,遞到小周手裏。小周接過支票,卻坐在沙發上不動彈。林傑明問,還有什麽事?小周說,剛才您答應給我老婆安排工作的事兒,是不是該寫個協議?林傑明厭煩地看了他一眼說,不用了,明天就讓她直接到公司來上班吧。小周這才站起來,向林傑明深深鞠了一個躬說,謝謝董事長,我會按您教我的說法去自首。

                          林傑明到今天才認識到,這個平時對他俯首帖耳的司機是多麽的精明。他擔心他走了以後耍滑頭,就決定開車帶他去自首。

                          這時,天已經蒙蒙亮了。林傑明開車送小周自首時,第一眼就看到了兒子。他大吃一驚,怒道,你來幹什麽?林智平靜地說,爸,我來自首。林傑明又急又氣,不是說好了我來處理嗎?你怎麽偷偷跑出來了?

                          林智輕蔑地看了小周一眼說,爸,您平時不是教育我,男子漢要敢做敢當嗎?林智說到這裏,臉紅了一下,接著說,當時事情來得太突然了,我嚇懵了,但我在樓上聽到你們的對話,慢慢清醒過來……什麽香港大學研究生,遠遠不如做人重要,您平時那麽正能量的人,遇到兒子出事,怎麽就亂了方寸?

                          值班室的門開了,幾個警察走出來,對林智說,我們大隊一直沒有接到報案,決定先不立案,先到現場看看吧!警察在林智提供的事故現場搜索了半天,方圓兩公裏都找遍了,既沒有找到屍體,也沒有見到一滴血。

                          幾天後,案子告破。警察通過調取監控,發現事發當晚,有一個男人在路邊站了好久,林智的車路過他身邊時,他將手裏的一個大布娃娃抛了過去!那聲尖叫也是他發出的。很明顯,這是一個碰瓷的,但因爲當時林智沒有停車,他追了幾步,就放棄了……

                          討水

                          1977年盛夏的一天,我隨母親到鄉街上買東西。快中午時,我又熱又渴,母親帶我到供銷社辦公室討水喝。

                          辦公室裏只有一個人,是個大胖子,臉色白潤,鼻梁上架著一副金邊眼鏡。母親說明來意後,那人指了指門外對我說,你自己去看看門口的水缸裏還有沒有。

                          我跑到門口,那裏果然有一口大水缸。那年我七歲,那個水缸和我差不多高,但缸裏卻一滴水也沒有,像是很久沒有用過了。我回到屋裏,對那個胖子說,缸裏沒水。

                          胖子沖我們攤了攤手說,沒水就辦法了,你們去別處看看吧。母親沖他笑了笑說,大兄弟,孩子渴得厲害,我們回去還有三四裏路呢,你就行行好,給他倒杯水喝吧。

                          那胖子下意識地看了看身邊的暖瓶,拿起來掂了掂說,這裏也沒有了,這水是從鄉政府食堂打來的,外面這麽熱……

                          母親不等胖子說完,拎起我的胳膊就走,臨走摞下了一句話,反正你出門也不會背著水缸。後來母親對我說,她從胖子拿暖瓶時用的力度上,看出暖瓶裏肯定是有水的,只是不想施舍。不就是一口水嗎?從鄉駐地回家的路上,母親把這句話念叨了很多遍。我渴得嗓子眼裏冒火,渾身綿軟無力,一句話也不想說,心裏恨透了那個胖胖的小氣鬼。

                          我家在村子的最北頭,門口有一眼水井,水質極好,清冽甘甜。門外是一條南北大道,是北面幾十個村莊進城的必經之路。鄉裏各部門的幹部職工進城來回,也多路過我家門口。他們走渴了就到我家討水喝。每次母親都在水缸裏舀滿滿的一瓢水,遞給他們喝。天涼的時候,她堅持讓討水者涼喝開水。我們一家一直是這樣對待上門討水的陌生人。

                          如果不是我的親身經曆,我真的不相信世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兒。那天我從外面“瘋”完回家,老遠就看到一輛自行車停在門口。進了院子,見一個肥胖的背影正站在我家的水缸前狂飲,母親在一邊站著,不斷地說,慢點喝……別嗆著……

                          盡管只是一個背影,但我一眼就認出了他。那一天的經曆瞬間湧上心頭,我沖過去正想開口,母親忽然重重地咳嗽了一聲,然後用嚴厲的眼神制止了我。我只好把那句話咽了回去。我想說的那句話是:你出門咋不背著水缸?

                          胖子臨走,沖我友好地笑了一下說,你們家的水真甜。

                          看著胖子出了門,我著急地對母親說,你不認識他了嗎?他就是供銷社的那個胖子!

                          母親沖大門口看了一眼,只說了一句話,不就是一口水嗎?誰出門還能背著水缸?

                          邢慶傑,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一級作家,魯迅文學院第21屆作家高研班學員。作品散見于《人民文學》《中國作家》《紅豆》等,部分作品入選《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21世紀年度小說選2015年短篇小說》等選刊、選本。曾獲山東省第二屆泰山文學獎等多種文學獎項。出版小說集《白貔記》《白鴉》等23部。現爲德州市作家協會主席,德州市文聯專業作家,山東省作家協會小說創作委員會副主任,山東省作家協會簽約作家。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